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至道学宫 > 第952章 就莫名的懂了
    符印秘阵十分的神秘,直接刻印在了每一颗神魂念头中,诡异非常。

    它可以封印记忆,但是对神魂念头却没有任何的伤害。

    吕安仔细观察着符印秘阵,凭着自己所学去探析这符印秘阵中蕴含的奥妙,可是却无从下手。

    知识太单薄,难以理解这种深奥的秘术。

    就像是让一个小学生,去解答一个博士的考试题目,实在是有着一种云山雾罩的感觉。

    “你的神魂念头中,被人下了一种十分奇特的符印秘阵,这种符印秘阵封印了你的记忆,我没有能力打开它。

    想要打开它,估计只能依靠你自己。”

    吕安放弃了观察武拙祖窍中的异样,而是眸子里神华流转,继续向着其他的地方看去。

    武拙脸一红,伸出手来,捂住了重要的地方,“其他地方没有必要继续看了吧,怪不好意思的。”

    吕安面无表情,“我救你的时候,你从天儿降,浑身带火,皮肤发红,所有的衣物都焚之一矩。

    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过了,蚯蚓而已,不用不好意思。”

    武拙脸庞涨得通红,他是个正经人,没有见过这么说话,而且明明是大蟒蛇,他一定是嫉妒我。

    吕安并没有在意武拙的想法,而是继续一点点的观察着武拙的身体,终于在武拙的丹田深处也发现了一处符印秘阵。

    这一处的符印秘阵,把武拙丹田中浩荡的法力,尽数封印其中,使其中的法力,根本无法被调动出来。

    “又是封印,这是得罪了什么人,记忆、法力,尽数被封印之后,随意丢了下来,简直是生不如死啊。”

    吕安看着武拙,对这个眼前的少年,有着深深的惋惜。

    多大的仇,多大的怨,才会遭受这样的对待?

    但无论如何。

    吕安仍是据实说了出来。

    让武拙也是感觉一阵肉紧,自己这是得罪了谁,记忆、法力都被封印。

    现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太悲惨。

    “唉,我到底是遭遇了什么?”

    武拙一脸茫然,“我现在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未来一片懵懂。”

    吕安也是一阵唏嘘不已。

    “不然的话,你先跟着我,等你恢复了记忆或者法力,再去寻找和自己身世相关的信息?”

    武拙不得不点头,“我先去看看自己掉下来的地方,或许其中蕴含着一些有关我来历的线索。”

    吕安点头,“行,我这就带你去。”

    “不过,我想你首先应该给自己起个新名字,不然的话,我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你。”

    武拙点头,“我的名字叫七杀。”

    莫名的,武拙给自己起了这样一个名字,随着起名,自己的祖窍中的符印秘阵一阵跳动,有着丝丝缕缕的七杀气震动。

    “到底是有点宿慧,居然无意中起了一个七杀作为名字,从而引动了祖窍中的七杀碑。”

    对于武拙的变化,隐身一旁护道的玄冥道人并没有出手阻止。

    吕安也是很奇怪武拙为什么会起这么一个奇怪的名字,而是应着,“七杀,也好,只是杀气太重了一些。

    我这就带你去那个人形大坑。”

    走出房间。

    大黑小白对着走了出来的武拙打转,并没有狂吠。

    气运神兽护主,对于任何威胁吕安的存在,都会十分的警惕。

    “真是不错的两条狗。”

    看着大黑小白,武拙心中莫名的有些喜欢。

    “确实不错,这些年来,它们是我最忠实的伙伴。”

    吕安走在最前面,衣袖里面手指翻飞,捏着道诀,破开四周的结界。

    “自己的家里,怎么也甚至结界防守,你这么没有安全感吗?”

    武拙开口问着。

    感觉非常奇怪,那里有在自己的家里设置结界的道理,这是要防着谁?

    “结界?你能够看懂阵法形成的结界,你不是失忆了吗?”

    吕安停下脚步,有些疑惑的看着武拙。

    武拙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些东西,就莫名的懂了,你这应该是一种比较简单的防护结界。”

    吕安鼻子一抽,简单的防护结界?

    这可是自己最强的手段之一。

    保护自己的结界,自然是怎么强,怎么施展的。

    “或许,你祖窍中的封印,有着奇特的地方,没有想到,曾经的你会这么博学,你的来头定然不凡。

    现在能够有着这样深奥知识的九州百姓已经不多了。”

    吕安叹息一声,这些年,胡人开始大肆的攻占九州大地,所过之处,血流成河,千里无烟火。

    武拙也不了解是怎么回事,刚刚看到结界的时候,下意识的就说了出来。

    眼前的结界,在他看来,太过粗糙。

    “走吧。”

    吕安并没有多说,而是带着武拙准备走出院子。

    “安儿,这就是你刚刚带回来的那个人吗?怎么长的这么奇怪,没有头发,没有眉毛,像是一个没有毛的人。”

    吕母看到武拙后,很是惊讶。

    现在的武拙,头上十分光亮,没有任何毛发。

    比起西方的和尚,都要干净。

    “母亲,这是我们的客人,不应该这么无礼的,他叫七杀,我这就带他去我救他的地方,帮他寻找一些线索。”

    对于自己的母亲,吕安也不想多说,一辈子都是如此,难以改变。

    “七杀兄,很抱歉,请你不要在意。”

    武拙刚要回话,吕母当场不依。

    “你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觉得我年纪大了,不重要了,你就当着外人这么编排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死了算了。”

    一下子坐在地上,痛哭流涕起来,让武拙有些手足无措。

    吕安却是一脸淡定。

    这样场面,这些年,他见了太多,早已经习以为常。

    “母亲,这里有我收集到的宝贝,希望你会喜欢。”

    吕安自身上掏出一件布袋,里面盛放着黄金。

    “黄金!”

    吕母十分高兴。

    吕安却已经带着呆若木鸡的武拙离开院子。

    “是不是觉得很好笑,相比于我这个儿子,母亲更喜欢金钱,唯有金钱才能让她有安全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