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至道学宫 > 第965章 横渡山
    天外一战,影响深远,举世震惊。

    处处皆谈论此事。

    九州百姓备受鼓舞,胡人一族感觉恐怖。

    七杀军迅速寻找合适的据点,准备扩张自己的势力能够使得自己落地生根。

    五人组几经商议,准备去凉州。

    凉州处的百姓更为贫穷,地广人稀,荒凉凄惨。

    在这个地方,胡人族的势力最为薄弱。

    “咱们去凉州临义郡,那个地方,多山脉,丘陵,没有什么肥沃的土地,更是无法放牧,不适合百姓生存。

    那个地方,是氐族势力最为薄弱的地方,我们去了那个地方,落地生根,垦荒屯田,大力发展,开辟出来一片天地。”

    武拙提议,带着七杀军进入凉州临义郡。

    五人组商议后,决定以此为目标。

    其他的地方,胡人族的势力太强,七杀军想要生存,非常的困难。

    “好,临义郡是个不错的地方,易守难攻,得了临义郡,咱们就开辟王土,收拢九州百姓,现在的天下,支持咱们的百姓,数不胜数,我们一定会有一个很好的未来。”

    吕安骑着一匹马,身后带着一支队伍。

    这一次,为了突破后汉大军的围追堵截,五人组暂时分开。

    其中吕安一组。

    武拙、唐琴一组。

    张恒、子墨一组。

    队伍分为三组,各自带着一千多人,从不同的方向,前往临义郡。

    临义郡距离他们现在所在的常水府,有着近乎八万里路,想要走到哪里,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

    他们准备在临义郡胜利会师,并且会在不断的行进中,相互为助力,且不断的壮大自身的队伍。

    最终在胜利会师的时候,形成一股可以影响天下格局的强大势力。

    “分开了。”

    后汉王庭,李雄手握情报,眸子里冷芒如霜。

    “一支弱小的队伍,还一分为三,这是自寻死路,传令下去,把这七杀军尽数斩杀,当然,也适度的留下一些种子,把这些种子都驱赶到其他地方。

    要遭殃,所有的人都要遭殃,不可让我后汉独受横祸。”

    七杀军名动天下。

    吕安、七杀、张恒、子墨、唐琴,也已经成为名传天下的人,沿途中,很多的九州百姓,都会暗中给他们送粮,或者传递情报。

    九州百姓早已经对胡人族恨之入骨,恨不能屠戮胡族。

    此时有了机回,虽然不敢明目张胆的帮助七杀军,但是暗中却是大力支持七杀军。

    七杀军所过之处,横生八荒,唯我独尊,许多胡人族的高手折损,更有太多的九州百姓加入七杀军。

    “前面是横渡山,度过横渡山,就是临义郡。

    现在后汉之主李雄已经发现了咱们的战略意图,在横渡山前面布置了大量的人马,其中更是不乏许多来自九幽神狱以及投靠九幽神狱的修行者,他们伟力惊人。

    想要度过横渡山,难如登天。”

    武拙的队伍,已经发展到了十多万人。

    浩浩荡荡,大军纵横。

    这十多万人,被他分成一个个的小队,中队、大队。

    一共有五大队,每一个大队,有着十个中队,十个小队。

    这些队伍,并没有完全集中,而是化整为零,分散开来,进行游击战。

    但是武拙、唐琴一直没有分开。

    “这是天险,飞鸟难度,横渡山有着数百里连绵不断,山中更有一条大河横贯东西,有着数百米宽,想要渡河而击,强渡横渡山,太难了。”

    武拙一脸坚毅,“就算是再难,也得度过,不然的话,后面的追兵一旦追上来,后汉军对咱们前后夹击,会让咱们更被动。

    但是一旦咱们度过横渡山,就是困龙升天,有了可以施展拳脚的广阔天地。”

    临义郡是既定的目标,绝不可以放弃。

    但是眼前,却面对着巨大的难题。

    后汉军云集横渡山。

    对七杀军再次展开了围剿。

    “留下一些小队,不断的骚扰对面,其余的人,收集情报,寻找可以度过横渡山的小路。

    不可以和后汉军硬碰硬。”

    武拙进行了战术安排,简单而实用。

    十多支小队,没日没夜的,分批次的摆出来想要强渡大河,横穿横渡山的姿态。

    惹得对面的队伍,日日夜夜的都要巡逻防守。

    粮草消耗日益严重。

    人吃马嚼,是一个巨大的天文数字。

    后汉建国后,自身的底蕴并不是很深,加上氐族的人对于耕种等劳作,并不熟悉,因而粮草什么的,都是非常的珍贵。

    而七杀军也是非常艰苦,没有自己的地盘,全靠一路轰杀后汉军,抢夺粮草,或者是自沿路的百姓手中借粮草。

    他们一路走来,杀胡族,分土地,提倡平等和自由。

    得到了沿路无数百姓的拥护。

    一路前往,凿穿万里之地,影响力日益强大。

    “他们这是要逃走。”

    横渡山对面的大帐中,一位氐族战将,眸子里带着蔑视望向对岸的七杀军。

    这位氐族战将,眸子是蓝色,头发是卷发,鼻子很高。

    “现在,他们派出小支的队伍在对岸故布秘阵,干扰咱们的判断。

    实际上是他们无力渡河,无力度横渡山。

    这是让咱们觉得他们在想办法度过这里,实际上,是想要逃。”

    另外一个战将,却是出言反对,“我不认为是这样的,我们已经可以判断出来,他们的战略目标,就是为了挺进临义郡,获得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

    临义郡十分的贫穷,穷山恶水出刁民,而且里面多山脉、丘陵,易守难攻,一旦让他们进入了临义郡。

    凭着他们鼓吹的大同世界理论,一定可以很快的获得民心,并以此为据点,祸害我后汉的。

    我相信,他们一定不会放弃渡河,度山的目标。

    我们在这里耗着,等后面的追兵追来,前后夹击,一举消灭七杀军的有生力量,让他们再也没有能力继续祸害我们氐族。”

    军帐中,众人议论纷纷,各有各的道理,认为七杀军不会抱着必死之下进入临义郡的占多数。

    他们认为,七杀军必然流窜其他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