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至道学宫 > 第564章 清濛光芒罩庭院(3更)
    周灿默然。

    知道老人所言不虚,但是让他留下来保护老人也是不现实的事情。

    “方子我给老人你留下,全当是为你老人家容我借宿一宿的福报,至于后续的事情,我相信你会处理好的。

    另外我愿意留下一道敕文,只要你们家里将来不行凶作恶,就能发家致富而不至于受到凡人的欺辱。”

    老人笑了笑,并不相信周灿的话。

    毕竟恶人凶猛堪比虎狼,可不会因为一句话而放弃这么巨大的利润。

    “不如你前往附近的城隍庙中,求一下附近的城隍庇护,城隍都是生前有着大功德的人,只要你是好人,且诚心相求,他们一定会有所回应的。”

    手掌一翻,一张符纸出现,周灿凝神静虑,手持狼毫,默运自自寒玉盒中领悟出来的道门敕令秘法。

    很快符纸上面敕令现,蒙蒙清光弥漫,笼罩着这一农家小院。

    “持我的敕令,只要不行凶作恶,便能够福寿连绵。”

    蒙蒙清光很快收敛了起来,落在符纸上面,符纸上的符篆老人看不到,但是刚刚的异象却是震撼人心。

    “你是仙人!”

    老人的一家人一下子都惊慌失措的跪了下来,没有想到自己一普通人家会有着这样的仙缘,得遇了真仙。

    周灿长身而起,真气涌动而出,把所有人都扶了起来,“我不是神仙,大家误会了,我只是个求道者。

    我相信行善的,定然有好报,作恶的,定会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好了,大家都散了,歇着吧。”

    被一家人崇拜的看着,周灿心中感觉有些别扭,但也没有过多的在意,站起来后,便走进了老人为他们收拾的房间。

    静坐之后。

    周灿眸子轻轻一转,“酒水的利润,定然会让很多人为之疯狂,凭着他们的力量,是无法守护这份利润的,还需要此地的鬼神相助。”

    身子一晃,施展了障隐法,穿墙而出,御风而升到空中,法眼张开,向着四周看去,便见在东南方向有着一处地方香火冲天。

    “这地方,应该是本地的鬼神了,我去见上一下,希望他们能够帮助一下这户人家,免得我好心办了坏事,为他们招了祸事。”

    吴阿牛、梦冰云也跟了出来,站在地上看着周灿目运神光观望四方。

    随后便见周灿落在地上,“走,随我去见一下本地的鬼神。”

    步子一踏,便缩地成寸,朝着香火冲天的地方而去,至于老黄牛则是安放在老人家里。

    到了地方。

    是一座城隍庙,里面灯火通明,显然是有着人在侍奉城隍,打扫着城隍庙里的卫生。

    周灿轻身走了进去,见庙里的庙祝已经在隔壁厢房睡下,便没有惊扰庙祝,而是直接到了城隍法相面前。

    “九真县周灿,前来拜会红河城隍,还请城隍能够拔冗一见。”

    声音隆隆,直接透过阳世,传到了城隍的神域当中,在神域当中这声音如同炸雷一样响彻四方。

    原本正在办公的文武判官、一应的勾魂使者,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和阴差,都是一惊,尤其是文判官手中的笔一颤,在纸上留下一大滩的墨汁。

    “这是有人施法,沟通阴阳,不知道是什么人,会有着这样的道行?我来看看!”

    文判官手掌一抹,就在众人的面前出现一个光镜,镜子中浮现出来周灿、吴阿牛、梦冰云三人在城隍庙里面的情形。

    “另外两个都是炼气士,看起来并不是很厉害,另外一个是个读书人,看不出身上有什么神力法力波动。”

    文判官正说着,便见光镜的那人若有所感,向着文判官等人看来,文判官心中一惊,法术凝聚而成的光镜瞬息散去。

    “那人发现了咱们!”

    众多的阴差也随之一惊,“四位判官老爷,咱们是不是要请示一下城隍大人?”

    几个判官相互看了一眼,“走,咱们先去会一会他,真是得道高人的话,大人自会相见,若是普通的张狂书生,打发他离开就是,大人的身份尊贵,不是什么人想见就能够见到的。”

    身子一晃,化作一缕神光,跨出神域。

    周灿便见到城隍庙里的一尊文判官的泥塑金身上面神光一亮,化作了活人,后面跟着几个鬼神阴差。

    “在下红河县文判周斌,城隍大人公务繁忙,暂时无法相见,敢问这位道友是何方高人,找我家城隍大人何事?”

    周灿见是红河文判到了,知道唯有善人才能死后封神,当即也是拱手一礼,十分谦恭,“在下九真县周灿,今日路过宝地,见一农家善良有德,便赐下了一方子,可以让他发家致富,但是担心他家里会因此方引来祸事,特来拜会城隍大人,希望大人能够暗中照拂一二。

    既然是城隍大人公务繁忙,有着文判照拂,也是一样。”

    文判点了点头,当是什么大事,原来是这样的小事一件,“看一看这家人的品行如何,若是行善之家,自然是要照拂,若是作恶之家,却是无能为力。”

    周灿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真是作恶之家,就算是自己也不会为他们求得鬼神照料的。

    不过,他相信那户人家绝对是行善之家,不然的话,自己所留的道门敕令,早已经崩溃,不会清濛光芒罩庭院。

    “大人,已经查到,这是行善之家,颇有阴德,将来会有子孙做官…”

    说到这里就是一顿,仿佛非常的惊讶,文判官眉头一皱,“还有什么,一并说出来,自有本官做主!”

    阴差低头道,“大人,这功过簿上发生了大变化,原本这户人家是普通人家,安稳一生,虽然有些功德,但也不至于发家致富,更有官运,这一切,就像忽然新增的,应该是遇到了贵人,这才逆天改命,青云直上。”

    想到这里,阴差不由得看了一眼面前的读书人打扮的周灿,那户人家的贵人,就应该是眼前人了。

    想不到,竟然能够为那户人家你改了天命,这人的身份得该多尊贵。

    文判的脸色一白,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心中暗道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