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至道学宫 > 第577章 赤金之像
    周灿一身青衣,半躺在黄牛背上,双眼微闭,气质超然。

    心中演化无数法。

    所有的手段,都开始梳理了起来。

    境界的提升,带来了法力的提升,神通、术法威能的提升,需要好好的磨合,掌控,了然于心。

    这一走,就整整走了一个月,一个月的时间内,周灿都沉浸在修行中,不吃也不喝。

    全靠着自身的太上无极混元道诀吸收着天地间的元气来补充自身对营养的需求,梦冰云、吴阿牛还没有到可以辟谷的地步。

    每当饿的时候,只能令老黄牛停下来,两人购置一些食物,然后继续前行。

    一个月的诗句,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往日冰封的大地已经开始遍地新绿,遥看草色近却无,有着一种生机开始焕发起来。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这种生的力量弥漫在整个天地间。

    周灿仰面朝天的半躺在老黄牛背上的身体,也在吸收着这样的生机,使得他纵使没有吃喝依旧面色红润。

    “真气化金液,金液无垢且不朽,自此才算踏上修行道啊。”

    金自不朽,与世长存,故结丹称金丹,不朽仙称金仙,纵使大罗强者,也称大罗金仙,而那长生者,更是有着大罗万劫不磨金仙的另称。

    由此可见,金之一字在修行中的尊贵和意蕴。

    如今周灿就到了金字的第一重,一身真气历经丹田中的永恒神炉的淬炼后化作一滴金色的液体。

    金色的液体有着一种不朽的韵味荡漾,金光灿烂,沉重无比。

    早已经通过内视自身体内的天地,却见体内源源不断的吸收着天地间的元气化作真气,这真气在自身念头的搬运下进入永恒神炉。

    然而真液化作金液的数量很少,近乎是一条小河的真液才能够自永恒神炉中提炼出来一滴金色的液体。

    这一地金色的液体,透着一股金红神光,如红霞,似金芒,红金相映生辉。

    “金中透红,这是赤金之像,俗话说,人无完人,金无足赤,想不到我提炼出来的金液,却是足赤,红金相应的光华中透着奥妙道蕴。”

    回神之后。

    周灿自半躺的状态中坐了起来,环目四顾,却见正走在一个县城的街道上面,四周熙熙攘攘的人来人往,看起来满城烟火,十分的繁华热闹。

    “阿牛,这是哪里,我睡了多长时间?”

    在黄牛背上闭目演法,内天地中金液照耀,神光透顶,且隐隐有着金霞上涌,直入祖窍中滋养神魂念头。

    这些金霞可以扫尽神魂上面的蒙尘,使得每一颗年头都纯净无暇,片尘不染。

    然而这样的神游物外,物我两忘的状态,却是使得周灿无法清楚的感知时光的流逝。

    “公子,已经一个月单六天,现在我们是按照公子的意思,一路向北朝着帝都出发,如今临近了帝都,这里是池州聚鹤县。”

    周灿听了,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聚鹤县,这倒是个很有意境的名字,你可知道为何这县城取了这样一个名字?”

    吴阿牛神色赧然,低头细声,“公子,我新来此地,还不知道原因,要不要我找人打听一下?”

    每到一个地方,周灿都喜欢了解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更是喜欢听一些当地的传说故事。

    听到之后,都会记录在一本周生游记当中,其中的内容包罗万象,山川地理,人文风情,民间传说融为一体。

    其中趣意横生,引人入胜,若是仔细沉心进去便如同随着周灿同游了大汉的许多山川胜景。

    “无妨,待咱们找个地方好好的吃喝一下,填饱了肚子,再慢慢的打听,看这地方物华天美,近在帝都,果然是个好地方。”

    一个多月没有吃过美食,喝过美酒,周灿有些心馋,就骑着一头老黄牛向着就近的一座酒楼快步而去。

    到了酒楼。

    任由老黄牛站在楼下,周灿抚摸了一下牛头,“你在这里好好等着,不可生事,等一会儿,我让阿牛给你送些好吃好喝的过来。”

    也许是跟随周灿的日子久了,这老黄牛通灵生慧之后,也有些好美食,更是酷爱美酒。

    哞…

    老黄牛轻鸣一声,有些羡慕的看了周灿、吴阿牛、梦冰云一眼。

    身为牛身,实在是不方便踏足酒楼,不然的话,定然会给周灿惹来一些麻烦。

    聚鹤楼!

    这酒楼是附近最高的建筑,仿若鹤立鸡群般,自很远的地方就能够看到酒楼的名字。

    酒楼共有三层,四角八棱,飞檐斗拱,雕饰的富贵堂皇。

    周灿三人也气质不凡。

    刚刚上楼,就有着店中的小二哥笑脸迎来,“客观,你是在一楼用餐,还是去二楼或者三楼?

    一楼广迎天下客,经济实惠。

    想要进二楼,需要是满腹才华的人才行,而且酒菜的价格昂贵,没有钱,没有真才实学,没有资格高登二楼。

    至于三楼,却是招待云游仙客,儒门儒者,四方权贵等有影响力的人,不收钱。”

    周灿一愣,随后微微的笑了起来,这笑容入心,如春风拂面,让人感觉亲切和蔼,如见自己亲人。

    “妙啊,想不到聚鹤楼中还有着这样的规矩,我不是什么满腹诗书的读书人,也不是什么权贵,看情况,我只能在一楼吃东西了。”

    小二哥说完之后,却是有些忐忑的看着周灿,他看得出来周灿是个游走天下的外乡人。

    能够游走天下,且如今还是如此的活蹦乱跳,自然是有着常人所没有的本事,这样的人最是难惹。

    一旦惹了,这些人往往都会杀人放火流窜天下,难以缉捕。

    但是酒楼的规矩,却是不能不说,说了之后也担心一些性子不好的人会被自认为受了羞辱而大打出手。

    见到周灿大度而轻松的笑容,小二哥也是心中暗暗赞了一声周灿的气度不凡,举止从容。

    世间的人,往往都是认为自己是无所不能的,不愿意也不敢认清自己的缺憾之处,一旦被人点到了短处,就会跳脚,就会有愤怒的情绪滋生,甚至会如同泼妇骂街般耍无赖。

    对于这样的人,聚鹤楼自然不惧,但是作为一个做生意的地方,自然也是不希望每天有人在这里闹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