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至道学宫 > 第579章 贱笑了
    叶天华一脸傲然,也想直登二楼。

    可是这个时候。

    聚鹤楼的掌柜,却是极为坚定的摇了摇头。

    “叶公子,聚鹤楼的规矩不可废。

    任何一个人想要登上聚鹤楼的二楼,必须留下墨宝,彰显其才,不然的话,是不可以上二楼的。

    当然凭着叶公子高中举人的满腹才华,这些墨宝还不是手到擒来。

    还请叶公子能够体谅老朽,请你留下墨宝。”

    聚鹤楼的掌柜一旦正经了起来,自有一股凌人的气度弥漫,几个读书人的心神一时间都被这气势所夺,哑口无言了起来。

    “不过是墨宝而已,既然是聚鹤楼的规矩,我叶某人自然不会坏了规矩,拿笔墨来,本人今天要赋诗一首,让我叶天华名自此流转天下,被千秋万世后人知。”

    叶天华自负满腹才华,毫不怯场,张狂自骄之态毕露,少年意气风发,飞扬跋扈为谁雄?

    舍我其谁!

    聚鹤楼掌柜早已经令人取了笔墨,在前往二楼的地方,有着一面大墙,墙壁上文光流转,有万种气象,都是名人留言,或为诗句,或为警言,字字句句,都是珠玑。

    叶天华取了狼毫大笔,醮满了浓墨,提笔向着墙壁上写去。

    为了登上聚鹤楼,他早已经准备了多年,心中早有好诗句酝酿,就等着一鸣惊人,此时机会来临,心中狂喜。

    “叶兄不愧是举人,古人七步成诗便名扬天下,也兄这是胸中自有锦绣,绝世好辞信手拈来,根本无需动脑啊。”

    “是啊,天华兄寒窗苦读十年,一朝闻名天下知,满腹诗书才华,听人说,曾有人夜里远望天华兄横卧之处,但见其上空清光蒙蒙,神华四溢,有着半亩文光覆盖。”

    “聚鹤楼虽然名动池州,但是也不看看天华兄是谁,这一次,注定天华兄将再次扬名,从此后,万众瞩目或许会成为天华兄的烦恼啊。”

    “可是这样的烦恼,就算是我也想来上那么一打!”

    几个人嬉笑言言,为叶天华鼓吹添势,摇旗呐喊,仿若天不生他也天华,万古世道如长夜般。

    “就是这个时候!”

    周灿心念一动,一缕法力凝聚化作一道傀儡符没入了叶天华的身体中,这傀儡符是术法大全中记载的一个法术。

    凭着现在的周灿的法力,这傀儡符可以时效三天,三天之中若是叶天华破解不了的话,其坐卧立行,乃至言语,都会受到周灿的控制。

    是一种非常邪门的符篆,曾经在江湖中被人喊打,此时早已经失传,唯有极少数的隐秘传承才掌握此种符篆。

    傀儡符入体的刹那,叶天华的眸光一滞,随后又神色自若起来,然而手中的笔已经不受控制的朝着墙上写了下来。

    叶天华是池州聚鹤县的少年新贵,此时是他中举之后第一次写诗句,很多在一楼吃饭的人以及在二楼吟诗喝酒的读书人等,都极为期待的望了过来。

    不说叶天华的品性如何,其能考中举人,便说明了才华定然是有过人之处的。

    一笔下去,笔下异味顿起,不是香味,不是臭味,这样的味道入鼻之后,却是令人想从心底发笑。

    就像是有着一只小手,一直在心底深处挠着。

    诗题卧春

    几句诗词瞬息出现在雪白的墙壁上,白墙黑字,异味缭绕。

    黯梅幽闻花,

    卧枝伤恨底。

    遥闻卧似水,

    易透达春绿。

    岸似绿

    岸似透绿,

    岸似透黛绿。

    一首小诗词写完,众人一愣,默默的品读了起来,虽然是异味,可也是异象啊,这样的诗词定有非凡的地方。

    “天华兄,好诗啊,好诗,字字句句都珠玑。”

    “你看这第一句,黯梅幽闻花…”

    读到这里,总觉的哪里不对,一旁的听客乃至二楼的读书人,却是于此时都捧腹大笑了起来。

    “好一句俺没有文化,要不是他念,我等读书人还看不出来这首诗的奥妙之处,我仔细品读,就给大家解析一下,要是有什么不足的地方,大家见笑。”

    都是读书人,招呼楼中的小二哥取了笔墨纸砚,一条横幅打了出来,提笔就写。

    楼下的叶天华几人终于觉得这味道有些不对了起来,看到这首诗词,心底深处总是忍不住想要捧腹大笑。

    就见众人举目朝着二楼的书生看去,这书生有才,却在此次春闺中落榜,此时来二楼消遣,借酒解愁。

    见了叶天华张狂,总就心中不爽,乐得见叶天华出丑。

    提笔写来,字字句句都有了新的注释。

    众人随着他的注释念了起来。

    卧春我蠢

    暗梅幽闻花,我没有文化

    卧枝伤恨底,我智商很低

    遥闻卧似水,要问我是谁

    易透达春绿一头大蠢驴

    岸似绿,俺是驴

    岸似透绿,俺是头驴

    岸似透黛绿俺是头蠢驴

    ……

    声音郎朗,传到了聚鹤楼外的街道上,很多人都驻足倾听。

    “聚鹤楼中这么热闹,一定是来了有才之士。”

    “这次定然有名句流传出来。”

    “春闺放榜,许多有才人都还流连未走,这一次不知道是谁在聚鹤楼中扬名啊。”

    “听人说是咱们聚鹤县的少年新贵叶天华,他可真了不得,高中举人,被许多寒门读书人视为楷模。”

    随后便听得这朗朗读书的声音犹如排山倒海一样,带着无穷的气势向着楼外涌来。

    只是这诗句…

    总觉得哪里不对!

    很多人,终究是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多,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片笑的海洋。

    “笑死我了!”“难道这就是诗!”

    “要是这样的都算是诗的话,我也能做出来十首八首!”

    “兄弟高才,我却不信,要不然你做一首给我听。”

    “别看我是种田的,这样的诗句我还真行,你听好了。”

    “我这是一首《卧石》,他卧春,我卧石,请诸位听好,卧梅又闻花,卧枝绘中天。鱼吻卧石水,卧石答春绿。”

    众人一听,随即一愣之后,也都轰然大笑了起来,那人洋洋自得,“贱笑了,贱笑了。”

    而此时,周灿暂停了对傀儡符的控制,让叶天华好好的感受着此时池州府聚鹤县的欢乐气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