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至道学宫 > 第612章 天演道法
    “不是,这是真正的天地之威。

    春末夏初,本就是多雷雨的天气,或许雷雨到了。”

    周灿摇了摇头,这风云雷霆,确实是天地雷霆,并非是自己的道术。

    在这样的天气下,周灿布置下来的九天引雷阵将能够发挥出来更大的威力。

    演法台极高,众人就站在雷霆下,一些修行者,感受着天地间的雷霆神威,脸色都开始变得有些苍白了起来。

    若是细看的话,便可以看得出来,其中有些修行者双股战战兢兢,浑身乱抖,都有些站立不稳。

    更是偷偷的打量着天地间飞舞的闪电和雷霆,心中生出极大的恐惧。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的雷霆响彻长空,仿若是雷神在发怒,一道道的闪电游走在乌云中,不时的照亮着苍茫大地。

    随后,便有着淅淅沥沥的大雨倾盆而下,狂风暴雨席卷而来,而在演法台的四周,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浮现一层白色的光罩。

    光罩笼住了整个演法台,一些承受不住天地雷威的妖邪,想要纷纷逃离演法台,却是撞在了光罩上面。

    砰砰砰!

    都被光罩撞了回来。

    随后便见天地间,有着一道道的雷霆光柱受到牵引,落在了演法台上面,但见演法台的光罩当中,耀起明亮刺目的光芒。

    这些光芒,都是雷霆闪电之光。

    普通人都不敢直视光罩当中,就算是一些修行者,没有专门修行过目法的人,都无法直视光罩。

    但是光罩中,却是不时的有着惨叫的声音传来,这些惨叫的声音中,有着鸟鸣,也有着兽吼,甚至还有着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

    这些声音中透出的凄惨凄厉,令很多听到这声音的人都感觉,就像是有着生灵被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演法台上,传出来的声音,怎么听着不像是人声啊。”

    “难道这演法台的众多修行者中,还有着妖魔鬼怪?”

    “太可怕了,天上的雷霆,怎么都落到了演法台上面去了,雷霆之下,玉石俱焚,这些修行者怎么活?”

    一阵阵的诡异声音传来,许多百姓听到后,都汗毛耸立,心中生出恐惧。

    “这雷霆应是仙长的秘法引来的吧,太过壮观,雷霆电光尽如瀑布飞降,横扫了整个演法台。”

    帝都城隍感受着演法台上面的无边的雷霆神威,心中也生出恐怖之情。

    此时的演法台上,恍如有着雷海在涌动。

    不时的有着修行者,神形俱灭。

    “我的秘术没有这样的威能,不过是借了帝都的龙气镇压万法,又引来天地雷霆诛邪罢了。”

    对于自己布置的九天引雷阵能够发挥出来这样的威力,周灿心中也是微微有些惊讶。

    但是他也明白,并非是自己在九天引雷阵上的造诣高深,实在是借了龙气破万法的便利,若是在其他的地方布置这样的阵法,绝对是不会有着这样的威力的。

    雷霆足足持续了一刻钟的时间后,才开始逐渐的停歇了下来,原本有着数百人在演法台上显得密密麻麻,十分拥挤。

    但是此时却是一下的让演法台看起来变得极为空旷,只剩下了几十个人,这些人也都是神色惶惶,有着一种劫后余生的心悸之感。

    随着雷霆停歇,原本笼罩着演法台的光罩也悄然消失不见。

    很多人都纷纷的向着演法台下面跑去,再也没有人敢继续在演法台上面演示自己的秘法。

    而在不远处的高台上的汉灵帝,也是目睹了这一切,他似是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

    雷霆过后,演法台上的人虽然少了很多,但是却没有半点的血迹。

    “天演道法,留者为真,让他们洗刷之后,明日带他们前来太极殿中见我。”

    汉灵帝看着匆匆自演法台上面跑下来的修行者,心中难免生出一层失望。

    他的心中,此时不由得想起了踏入过御书房,一身青衣的周灿,在他的心中,周灿才是真正的仙人。

    眼前的这群人,却都是像着一群跳梁小丑。

    坐上轿子,返回皇宫。

    汉灵帝是一国之主,日理万机,今天能够抽出半天时间来观看演法台上的众仙演法已经算是非常的奢侈。

    “诸位,请随我进驿馆,沐浴更衣,明天前往太极殿觐见陛下,商议册封国师的事情。”

    主持这一次演法台的事情的是观星台的一位道人独风道人,独风道人的修为身后,神光内敛。

    他有些不屑的看了一眼众多的所谓仙人,这些人中,都没有一个人的修为比他高,都敢前来应国师之位。

    不知道他们算是不知死活,还是狂妄自大。

    这一次的国师之位,却是有着大因果,独风道人心知肚明,在这样的情况下,任何一个有道真修都不敢真正的接受国师之位。

    在其位,便要承受其因果。

    普通的修行者,承担不起大汉国师应承担的因果。

    这一群修行者,一旦接了国师之位,怕是还没有借助国运修成至高道法之前,便已经灰飞烟灭。

    但是无论何人敢斩灭御封的国师,都会遭受来自大汉帝国的反扑。

    “风雨飘摇啊,师门传书说大汉的国运神龙的龙尾染血,如今汉灵帝倒行逆施,频发龙蛇令,又想长生不老,建立不朽皇朝而举办了这水陆法会,更让国运分裂。

    如此下去,国将不国啊,可是大汉有着六百年国运,如今才过了三百年,不应该有着灭国之危险才对啊。”

    独风道人百思不得其解。

    他自己更是不敢推演国运,按照汉灵帝吩咐,引着在演法台上活下来的修心者进入了驿馆中。

    “水陆法会有些虎头蛇尾,徒惹笑话啊。”

    周灿摇了摇头,并没有再继续理会这水陆法会。

    法眼之下,并没有见到什么仙人参与这样的盛会,来的都是一些小鱼小虾。

    “城隍大人,出大事了。”

    有着一尊日游神,带着两个勾魂使者、两个索魂使者落在了帝都城隍的神情,神色有些惊恐。

    “发生了什么事情,慢慢说来,何须如此惊惧不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