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至道学宫 > 第646章 十道圣旨传天下
    天下九州之地,处处发生了地龙翻身。n

    百姓死伤无数,种好的庄稼,更是颗粒无收,大多在地龙翻身的时候被摧毁。

    有些地方,更是江河决堤,一泻千里,无数百姓死在洪水中,几乎是短短的不到一天的工夫,饿殍满地,流血千万里。

    整个大汉朝疆域所在的地方,都翻天覆地,发生巨变。

    一封封的奏报,传至帝都。

    落在王莽的手上。

    朝中的文臣武将中的六七成,都已经被王莽控制,文武齐齐推荐王莽坐帝位。

    但是王莽并没有坐,而是选了汉室子弟刘德之孙刘黄术为帝,刘黄术年方十二岁,性格懦弱。

    刚刚继位之后,不到三天,立即要禅位给王莽。

    朝堂。

    皇宫已经建成。

    小皇帝刘黄术高坐皇位,他身上只有一丝龙气,无法镇压天下。

    坐在皇位上面,如坐针毡。

    “陛下,王大人功高齐天,乃是帝王不二人选,若是王大人登基,必然可以匡扶汉室于即倾,还请陛下,发下诏书,禅位给陛下。”

    王莽身穿紫蟒服,站在朝中第一位,默然不语。

    刘黄术胆怯的看了一眼王莽一眼,“朕,自知德薄,无法执掌大位,王国舅身高要位,德才兼备,仁义之名传天下,朕三番五次,恭请王国舅为大汉计,执掌皇位,造福天下,还请王国舅大发慈悲,超拔困苦百姓。s

    朕,这就下诏书,传之四海,若是王国舅一意不登大位,朕心难安。”

    王莽低头垂目,“陛下一而再,再而三,要禅位于我,我一再推辞,推辞不得,若是继续推辞,便不是做臣子的本分了,臣德浅才薄,愿继承大统,为天下人造福。”

    “陛下登基为久,但仍是贤德聪慧,当册封为汉阳公,永镇汉阳,与国同体。”

    刘黄术摘下皇冠,走下帝座,匍匐在地,“臣刘黄术,叩谢天恩。”

    王莽接过皇冠,龙行虎步,到了帝座,四平八稳的坐了上去,朝堂之上,文武诸臣,纷纷随着刘黄术拜了下去。

    “臣,参加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时间。

    声振寰宇,王莽祖窍中的气运,也在此刻,化为一条五抓神龙,横卧在帝都的上空,虎视天下,镇压天地因果。

    随着王莽继位,许多地方的天灾人祸,已经平息,但是灾后重建,仍是需要耗费大量的国力。

    百废待兴!

    n

    “传朕旨意,自今天起,大汉不再,如今百废待兴,万象更新,当取名为新朝,朕乃新朝太祖皇帝王莽。”

    一道旨意传了下来,传之天下。

    “传朕之意,大灾之后,必有大疫,请各州各府各县各村,都做好灾后防疫的事情,一有疫情,当立即汇报于朝廷。”

    一道旨意传了下来,传之天下。

    “传朕旨意,地瓜乃是朕自天外取来的无上食物,亩产六千斤,甚至是万斤,让天下百姓种植,以免腹饥之苦。”

    一道旨意传了下来,传之天下。

    “传朕旨意,自此以后,天下人人平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律法面前,人人平等,但凡是作奸犯科,一经上报,必定严查。”

    又是一道旨意传了下来,传之天下。

    “传朕之意,天下受了种种灾祸,民不聊生,官府开仓赈灾,但凡贪污赈灾钱粮者,一经发现,株连九族。”

    又是一道旨意传了下来,传之天下。

    一道接着一道的旨意,随着快马,传向天下。

    一天之间,连下十道旨意。

    每一道旨意,都在天下哄传,王莽之名也随之遍传天下,每一个汉朝疆域,都知道天下易主。

    汉朝已经入了历史,化作尘埃,当今天下,乃是新朝。

    秋风萧瑟今又是,换了人间。

    周灿并没有离开帝都,也没有参与进这王莽改朝换代的伟大的历史浪潮中去。

    帝都中,地龙翻身,死伤无数。

    他带着吴阿牛、梦冰云,游走各处,救死扶伤。

    “阿牛,帮着这位老人止血,不然的话,血流之后,元气大伤,会死人的。”

    周灿把银针止血法,传给了吴阿牛、梦冰云。

    他们只是摆了一张桌子,一张椅子,坐在一空旷的地方,为在地龙翻身中受伤垂死的百姓,免费治疗。

    不但免费看,而且药材,都是免费。

    无数的穷困潦倒的百姓,都闻风而来,这空旷犹如球场的偌大的地方,仍是人山人海,挤得密密麻麻。

    周灿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若非是境界高深,太上无极混元道诀又可以自行吸收元气,补充身体所需的话,他也早已经累到。

    不分昼夜,夜以继日,只是为了能够多救活几个人。

    “是,师父!”

    吴阿牛、梦冰云都在一旁,利用周灿所传的银针秘术,救治着百姓。

    很快。

    整个帝都中,都知道,在帝都中出现了一位活菩萨,心地善良,慈悲为怀,救死扶伤,普度众生。

    “天灾起的时候,正是发财的时候,帝都中,粮食贵如黄金,药材珍稀难寻,我们要发财了。”

    “不错,谁也不能阻挡我们发财,谁敢挡住我们的财路,我们就杀了谁!”

    “这几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死伤这么多人,到药房里面抓药的人并不多,你们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太出乎人的意料了。”

    几个药房的掌柜,在深夜中,汇聚在一起。

    这些掌柜,都是帝都中各大药房的执掌者,位高权重,往往都会互通有无,共抬药价,赚的盆满钵满,富得流油。

    共济药房的掌柜,是个胖胖的中年男子,一脸阴鸷,声音阴恻恻。

    “哼,这是因为帝都花园附近出现了一位能人,可以用银针救死扶伤,很多伤病,都不需要用药,纵使用药,也是很少,那人不知道从那里囤积了许多药材,免费送给那些低贱的百姓。

    就是这个人,断了我们的财路。

    如此好的发财机会,若是失去的话,我死之后,老祖宗也不会放过我的。

    必须想办法,把那个人赶出帝都。

    那样的话,这群低贱百姓,才会任咱们鱼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