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至道学宫 > 第34章:字字生辉
    周灿退了下去。

    原本是打算藏拙,并没有准备去写什么。

    别的不说,写诗词文章什么的,周灿是一点都不怕啊。

    自己祖窍的至道学宫的书架上面,可是有着一本书籍《周灿前世二十年》。

    这可是一本能够包罗万象的书籍。

    其中,更是涵盖了无数的唐诗宋词元曲王国维诗话等等诸多的诗词文章。

    这些内容,早已经被周灿吸收。

    那些诗词文章,都是这个世界,所不曾出现过的。

    每一,都经历了时间的锤炼,如同时光长河中的明珠,只要出现,便能灿烂整个大汉。

    可是。

    周灿虽然是熟读、且理解了何止唐诗三百、宋词五百篇啊。

    但是他只会吟诗,不会作诗。

    其中的格律、平仄,是可以掌握的,可是其中蕴含的丰富感情,人文情怀什么的,他统统没有。

    不想抄。

    真心不想抄。

    可是除了抄,他也没有别的门路,写不出来好诗、好词、好文章啊。

    愁眉苦脸的坐在那里,周灿陷入了沉思中。

    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罢了,抄就抄吧,反正是天下文章一大抄,再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出现的诗词,借助我的手出现,也不能算是抄袭吧。”

    “就是不知道,我把自己理解的诗词抄出来,让它们重现这个世界,会不会也会天降异象笔墨生香什么的?”

    梦冰云看着周灿一脸愁容,低声道,“少爷,读书写诗什么的,是才子们才能做到的事情,你刚刚读书一天,不会作诗什么的,也没事的,不用太过烦恼。”

    周灿心中一动,“对啊,对啊,我刚刚读书一天,不能抄太优秀的诗篇,不如随便找上一个应付过去。”

    主位上,九真县令马如龙、交州府学政魏世昌,以及各大私塾的夫子们,把童生们交上来的诗词,篇篇进行点阅。

    根据优劣,排出来名次。

    “残塘一池叫春蛙,自在叶下随声和,远处几声子规啼,霎时只见花间月这诗,也是不错,虽然比起欧阳庆差远了,可是小小年纪,能写出来这样的诗,也是有才,考个秀才应该不成问题。”

    诗词上面写着名字李爱。

    学政魏世昌提笔在上面画了一个圈,细细看去,这诗上面,有着七个圈。

    “恰则黄昏雨便晴,青塘迤逦尽蛙鸣。月明已在芭蕉上,犹有残檐点滴声。这一,也是不错,可是时机不对啊,如今才刚入春,这写的应是夏夜了,文才还是有的,可惜文不对题。”

    “一叶春声震泽中,暖风吹醉绿称雄。鸣蛙欲伴青枝乐,斗舞烟波转玉丛。这一也不错,很是优异,可以排在前五名内。”

    很快,各位私塾的夫子、学政魏世昌、县令马如龙,便已经把童生们写好的诗篇,按照优劣,排出来了名次。

    随后众人的眸光,再次凝聚到了周灿的身上。

    周灿依旧一身慵懒,并没有任何的紧张的样子。

    安静的坐在那里,仿若无人,提着笔,捧着脸,翻阅着自己的记忆。

    脸上一喜。

    “有了。”

    众人的精神也随之一提,可是周作人却是有些提心吊胆,心中默默念叨,“说好的藏拙,藏拙啊,你要是写的狗屁不是,却是坏了自己的名声,丢了私塾的面子啊。”

    梦冰云帮着周灿铺好纸张,静立在那里,散着清冷的气息。

    “不好!”

    周灿忽然想到,自己虽然是认识字,会读书,可是自己好像来到这个世界上后,从来没有写过毛笔字。

    自己上辈子,也没有写过毛笔字。

    字,他是会写的,就算是用毛笔,也能写出字来。

    可是字形,定然是丑陋不堪。

    “罢了,丢人就丢人吧,等回去后,赶紧练字,字如其人,我这么英俊多才的少年,没有一手好字怎么能说的过去呢?”

    咬了咬牙。

    拼了!

    不就是字有点不好看吗?

    提笔去写。

    周作人的心脏一下子提了上来,望着周灿拿笔的姿势,他真的是想要一头撞死在青山巨石上面。

    这是拿笔的姿势吗?

    根本就是拿毛笔当筷子使啊。

    主位上的夫子、学政、县老爷,以及其他的童生,见了周灿怪异的提笔姿势后,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看这情况,笔都不会拿,能写出来什么绝妙好辞,朝阳私塾是从哪里找来的这样一个奇葩,太丢人吧。”

    “是啊,还是力压朝阳私塾的其他的童生的最优童生呢,朝阳私塾没落的厉害啊。”

    “会不会其中有黑幕啊,不然的话,一个笔都不会用的,怎么有资格参加青山春游,这不是让青山春游蒙羞吗?”

    魏学政、马县令的脸,也有些不好看,难道这就是他们辖下私塾中最好的童生的水平?

    连个笔都不会拿!

    这样的童生,能写出来什么好的文章来?

    “纵使生的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

    魏学政暗暗可惜了一声周灿的好相貌。

    周作人道,“大人,周灿刚来学堂第一天读书,他记忆力群,力压私塾童生,获得了参加春游的资格,可是他毕竟没有上过学,可能字写得不好。”

    “哼!”

    魏学政轻哼一声,没作理会。

    这已经不是好不好的问题了,而是会不会的问题了,连个笔都不会拿,会写字吗?

    可是,无论众人如何想。

    周灿并不在乎。

    提笔而写,一挥而就。

    电掣雷轰雨覆盆,晚来枕簟颇宜人;

    小沟一夜深三尺,便有蛙声动四邻。

    电闪雷鸣,暴雨倾盆,晚上转凉,枕席宜人。小沟一夜,水深三尺,蛙声一片,四邻声动。一诗写出了雨后乡村清凉宜人、蛙鸣动人的勃勃生机。

    笔刚刚落下,纸张上平静无波。

    “果然是平淡无奇的一诗,青山春游能出一‘笔墨生香’级别的小诗,已经很不错了。”

    魏学政摇头叹息,并没有上前,等着周灿交卷。

    忽然有人道,“这是什么香,好清淡的一缕书香,是书香,是笔墨生香…”

    众人惊讶,这个时候,怎么会有笔墨生香的诗篇出现呢?

    除非…

    大家的眸光,再一次集中到了周灿的身上。

    却见周灿的身前,写着小诗的纸张上面,生出点点光华来。

    字字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