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至道学宫 > 第759章 人吃人才能活下来
    麻木的人群,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队伍中,莫名的多了一个人。

    就算是有人注意到,也不会有人在意,温饱都没有解决,又有谁有精力去多管闲事?

    走着,走着,也不知道未来的方向。

    路上的时候。

    周灿听着这些人说话,听他们说,他们要前往交州,如今的天下盛传,交州有着圣人坐镇,那里没有战火,没有疾病,没有压迫,没有天灾。

    在那里,可以读书,可以识字,可以安居乐业,可以悠然自在,是世间的桃源仙土。

    济州的百姓,都想逃亡到那里,哪怕是路上伤亡惨重,也要闯交州。

    因为在济州,只有等死。

    在周灿闭关的三个月中,九州大地上,三年大旱,良田龟裂,颗粒无收,除了富贵之家外,所有的百姓的家中,都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粮食。

    “劫数之下,必有天灾,必有,必有瘟疫横行”

    周灿听了后,心中感叹,几乎是每一次大的时代变革的时候,就会出现无数的足以被史书铭记的天灾。

    “大旱三年,不知道有多少百姓死于饥饿,死于疾病,死于绝望中。”

    “一时间,死了这么多的人,蜀州藏龙山中的封神榜,吸收了这么多的气运血肉,怕是早已经炼制成功了。

    一将功成万骨枯,可是要炼制封神榜,怕是要牺牲亿万万百姓,还有无数的神魔。”

    走了半天,幸运的是并没有遇到兵匪,也没有遇到打家劫舍的。

    周灿仔细的观察着人群,人群中,有着很少的一些人的肚子是臌胀的,让他感觉惊异,在这个缺衣少食的地方,怎会有人能吃的这么饱?

    这不现实,其中定有蹊跷。

    难道说有人私藏了粮食,只顾自己,不管别人?

    法眼微微睁开,露出一丝灵光,这灵光透过他们的衣衫,向着他们肚腹中看去。

    “竟然是观音土?”

    周灿的心中一阵了然,人得饿到了什么地步,才会选择吃土?

    观音土是土的一种,内含有金属、细菌,往日的时候,会用来烧制陶瓷,人吞食之后,有饱腹感,但是无法消化。

    而且吃了之后,就会感觉异常口渴,需要大量饮水,观音土遇到了水之后,就会膨胀,把人的肚子撑起来。

    可是久尺之下,不是被金属之毒毒死或者是被其中蕴藏的细菌病毒病死,也会被观音土遇水膨胀之后,直接胀死。

    死法极为悲惨。

    不知不觉,天色擦黑,这一路行来,没有任何东西果腹的百姓,体力已经到了极限,难以行进,就趁着夜色停了下来,随意倒地而睡。

    很多人,这一睡去,就再也没有醒来。

    周灿静静的横卧在地上,可是地上的尘土并没有沾身,内里依旧干爽。

    他神魂出窍,到了半空,静静的观察着,这一群人太多,有着七八百人,都是拖家带口的百姓。

    一处暗影中。

    有着三个年轻力壮的半大小伙,双眼饿的发绿,他们不时的望了望自己身旁的铁锅,又望了望不远处的幼童。

    “我忍受不了,再不吃些东西,我肯定会饿死。”

    “我还年轻,我不想死,我不死,只能让别人去死。”

    “没有了任何可以吃的东西,现在唯一能吃的,就是人,我们只有吃人,人吃人才能活下来,没有第二条路可选。”

    其中一个少年终于提出吃人,脸上上过一丝不忍,一丝狠厉,一丝决断。

    另外两个少年,却是有些震惊。

    “吃?阿坤,我们是人,不是畜生,纵使身死,也不能吃人,一旦吃了人,我们还是人吗,和畜生有什么区别?”

    “不吃人,不吃人怎么活下去,只要能让我活下去,我什么都愿意做,我还年轻,还没有见识过花花世界,决不能这样死去。

    你们要是不愿意,就等着饿死,要是吃人能够让我活下去,我就要吃人,谁也不能阻止我,谁阻止我,我就杀了谁!

    我是认真的,绝不是在开玩笑。”

    阿坤是个瘦弱而高挑的男孩,双眸处深深的凹陷了下去。

    他生来有神力,可是也因此吃的很多,他的家,就是因为他太能吃,把他赶了出来,流落江湖中。

    他曾经和猫狗争食,也曾经偷和抢,一切都是为了活下去。

    可是九州大地上三年大旱,颗粒无收,富贵人家更是把粮食看的比命都重要,有着高手守护。

    阿坤根本没有能力去偷或者抢,只能随着百姓流浪去交州。

    可是一路的颠沛流离,早已经把百姓们所有的存粮吃的干干净,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吃过什么东西。

    沿路的树皮和草根,都已经被他们吃干净。

    “你们留在这里,不要逼我,不然,我也会杀了你们。”

    阿坤从怀中取出一柄匕首,匕首上面被污泥覆盖,看不出锋锐,这是阿坤的护身武器,从来没有丢过,一直放在身边,哪怕临近死亡的时候,都依然如此。

    这匕首他从一座荒洞中所得,助他度过了很多的劫难,没有这把匕首,他早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回。

    “阿坤,你这么做,良心会痛吗?人,终有一死,为什么要背负这样的骂名,为什么要承受这样的灵魂拷问,为什么要历经这样的良心煎熬?”

    其中一少年,读过书,曾经也是耕读传家,但是如今落魄的不成样子,但是心中的良知仍在,宁死不做畜生事。

    “不要再讲什么大道理,任何道理,都没有肚子重要,我不吃东西,很快就死的,这里没有东西可以吃,只有人,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不就是世间最好的美味吗?”

    阿坤舔了舔舌头,猫着身子,落到了队伍的最后面,悍然出手,向着一个颇有姿色的妇人的背后心窝的地方扎了过去。

    同时伸出一只手,向着妇人的嘴捂了过去,以免妇人发出来痛呼声音,惊动了其他的人。

    “我既然在这里,怎容你人吃人?”

    周灿悠悠一叹,也不知道是否该怪罪这个叫阿坤的年轻人,还是该怪罪这个时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