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至道学宫 > 第42章:牛踏虎奔
    吴阿牛虽然粗笨,可是他很是爱惜纸张和书籍。

    见到扔在火炉中的纸张写着东西,而且还有很多空白,便伸手把未烧完的纸张取了出来。

    “好好的一张纸这么浪费了,就太可惜了。”

    吴阿牛把纸上的焦灰用手弄干净,仔细看去,便见这纸上写有一手好字,一小诗。

    在他看来。

    这字是极好的。

    至少他这一生,都有可能写不出来这么好看的字。

    “这字真漂亮。”

    打心里有些羡慕。

    然后朝着纸上写的内容看去。

    有些地方已经烧焦,唯有两句还比较完整。

    独坐池塘如虎踞,大树底下养精神。

    这两句是完整的,读起来,便给人一种霸道的气息,一只青蛙在树荫下养精神,却是形如虎踞,极为威猛。

    后面的两句,却是被烧的差不多了。

    春来我不先开口这句,只剩下了开口二字。

    哪个虫儿敢做声这一句剩的比较多,共有三个字敢做声。

    “这是谁写的东西,读起来非常舒服。”

    把烧坏的纸张,仔细的收了起来,带进书房。

    “阿灿,你在不在,我是阿牛,来找你玩了,你在干什么?”

    憨厚的声音,显得特别的有力量。

    人未到声先闻。

    在书房中,休息着的周灿,听到声音后,抬头看去,便见一个皮肤有些黝黑,身体非常粗壮的小孩子,大踏步走了进来。

    行走之间,衣衫飘荡,虎虎生风,有着一种牛踏虎奔之势。

    “这小孩好猛。”

    那一瞬间,周灿都觉得自己仿佛是在面对着一尊绝世猛将,心中都生出一丝震动。

    “是你,阿牛。”

    一眼认了出来,正是自己这一世中,唯一的伙伴,被称为获麟集二傻的吴阿牛。

    他们从小,便在一起玩。

    周灿被人在背后称为大傻,而吴阿牛却是被获麟集的其他人称为二傻。

    二傻吴阿牛的身体非常的强壮,他一个人,可以打好几个同龄的小伙伴,而且出手的时候,并不知道留力,一拳下去,往往能够把一个同龄孩子的骨头打断。

    而且只要有人欺负周灿,他必出手,出手必然筋断骨折。

    惹得不少孩子的家长,都去找过吴阿牛的父母告状。

    不耐其烦的情况下,吴阿牛的父母便只好暂时离开获麟集老家,去了九真县的门市上暂居。

    “阿灿,我想死你了。”

    吴阿牛上前,对着周灿就是一个熊抱。

    这一抱非常的热情。

    但是没有使太大劲,他也知道,自己的劲很大,而且随着年龄的增多,劲越来越大了。

    曾经村里有一头耕牛疯,差点撞到周灿。

    吴阿牛当时就在周灿的身旁,双眸顿时通红,一步上前,抓住了牛缰绳,一用力,直接把整头牛拉了一个趔趄。

    力大如牛!

    “好了,好了,放开我,你的劲,可比以前大多了,要不是你收着点,这一抱,都要把我给抱废了。”周灿有些没好气的道。

    吴阿牛站在那里,嘿嘿傻笑。

    “我听人说你读书了,就赶紧回来看看你,在私塾里,没有人欺负你吧,谁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去揍他。”

    说着举起手,握着拳头,在空中乱舞了几下。

    周灿心中暖呼呼的。

    “没事,没人敢欺负我,我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周灿,谁敢欺负我,不用你出手,我直接削他。”

    吴阿牛道,“那就好,那就好。”

    周灿,“你在县城怎么样?”

    吴阿牛有些垂头丧气,“阿爹,娶了个新婆子,给阿爹添了个儿子,阿爹特别喜欢。”

    “就是我太难吃了,一人比一家人吃的都多,阿爹、继母很不高兴,我从没吃饱过,可是我干活非常的用力,我相信,只要我好好好的干,继母、和父亲,一定都会喜欢我的。”

    周灿听了,微微皱眉。

    阿牛的力量太大,自然能吃,可是周灿也知道,吴家在获麟集的几十亩地,可是都靠吴阿牛一个人来耕作。

    为吴家,不知道出了多少力,流了多少汗。

    可是就算是这样,他的亲生父亲居然不让他吃饱,把他当个只会出力的畜生来用,实在让人可气。

    据说,当时吴阿牛之所以无法继续读书,就是因为其父、其继母嫌弃吴阿牛粗笨,觉得他读书是浪费钱,这才让他辍学务农的。

    种完田没事的时候,就让他去九真县的铺子里,帮着干一些粗重的活计。

    可以说,吴家最脏最累的活,都一直是由吴阿牛在干,可是他吃的、穿的、住的地方,都没有吴家的下人好。

    以前的周灿,脑子痴痴傻傻,虽然知道这些,可是从来没有什么情绪,一直都是淡淡的傻笑。

    可是这一次,再次见到吴阿牛,再次想到吴阿牛的日子,心中便有些为自己这个世界最好的朋友抱不平。

    “阿牛,要是伯父、伯母,对你不好的话,你就到我家来。”

    吴阿牛摇了摇头,“不了,那是我父亲,生我养我的人,再怎么对我不好,我都不能离开他们,而且我父亲的年纪大了,我要留下来照顾他。”

    “我的那个弟弟,非常的不懂事,常常的气我父亲,我要是离开,父亲一定会伤心难过,他也没有人照顾了。”

    清官难断家务事。

    吴阿牛的家事,周灿自然不好插手,可是他心中也暗自决定,若是吴阿牛的家人对吴阿牛太过分的话,他不介意给他的家人一个好看。

    “不提这些了,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吴阿牛道,“阿灿,你现在脑子好使了,可不能败坏东西,这么好的纸,都没有用完,你怎么就让人烧了呢,太可惜了。”

    “这上面的字,还有诗,是你写的吗,写的太好了,你能不能送给我?”

    周灿一扫,见是自己让梦冰云烧了的那七绝蛙鸣诗。

    “是我的,那纸都被烧的不成样子,你要是喜欢,我就再给你写一副。”

    吴阿牛摇了摇头,“不用,不用,这一副,我就很喜欢,能有这样一幅,我就很高兴了。”

    小心的贴身收了起来。

    “阿灿,能见到你变聪明,真好,我父亲还等着我干活,我不能久留,不然的话,我父亲会打我的,我先走了,有空的时候,我再来找你去玩。”

    转身离去。

    周灿目送着吴阿牛风风火火的离开,收拾了一下书桌,便走出书房。

    “灿儿,阿牛走了啊,怎么没多玩一会,是不是他父亲,又让他去干活了?”

    周灿点头。

    “唉,阿牛多实诚的孩子,老吴不知道珍惜,早晚会吃大亏的。”

    “不提他们的事情了,你既然练完书法了,就随我学一路拳法,我这拳法也是太阳炼形术的配套拳法,威力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