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至道学宫 > 第147章:天授神书(2更)
    十多个其他私塾的童生得到了周灿的承诺,便兴高采烈离去

    周灿在私塾中呆了一会,便去寻周作人,要把此事与周作人说一遍

    还未等周灿开口,周作人自己先开口说着,”阿灿,现在朝阳私塾是你执教,任何事情,你全权代管,你不用向我汇报,我也不会过问的”

    “你是知道的,我现在身体不好,只想好好的养好身体,其他的事情,就靠你来操心了”

    周灿哑口无言,看着周作人,只是笑了一下,没有再提十多个童生即将向朝阳私塾报道的事情

    他心中明白,这些童生,是奔着自己而来

    “既然先生如此信任我,我定当竭尽全力,把私塾里的事情办好,只是我年龄幼小,处事经验不足,还需要先生从旁指导,不时点拨,不然的话,终究会误了大事”

    周作人听了大喜,”年轻人嘛,处事经验不足,也是在所难免的,谁也不是一步登天,直接拥有丰富的经验的,经历的事情多了,经验也就足了,你只管放开手去干真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我会及时制止的,你不用考虑太多”

    “不要束缚了手脚,胆大心细的去干就行”

    “我相信,在你的带领下,我们朝阳私塾早晚有一天,一定会名动天下的,说不准,到时候天下间的才子都要云集我朝阳私塾”

    周作人这几乎是全权放手,任由周灿去干

    周灿听了听,记在了心中,却也没有完全当真,无论怎样说,自己只是代课一段时间,并非是朝阳私塾的先生

    而且这朝阳私塾也是属于周作人的,自己一介童生,可没有执教私塾,创办私塾的资格

    “先生太过厚爱了,我现在只是希望先生的病,赶快好起来,先生好了起来,朝阳私塾还得交给先生来带,没有了先生的朝阳私塾,就像是苍穹失去了天柱,江河失去了靠山一样,会天塌地陷的”

    两人闲聊了一阵

    周灿又给周作人检查了一下身体,周作人的身体中蕴含着一转中品灵丹培元丹的丹力,恢复的非常的快

    相信,过不了日,便可以痊愈了

    聊着聊着,周作人便和周灿聊到了今天周灿所讲的《声韵启蒙》这本书籍上面去了。

    “阿灿,今天你所讲的声韵启蒙这书,对童生而言,却是有着非凡的意义,一旦完成之后,流传天下,必然会让整个儒家的实力倍增,到时候,你功不可没。”

    “这书,你是什么时候参悟出来的,想必耗费了不少的精力吧?”

    周灿见周作人来问,早已经想好了托词,“这些日子里,我闲来无事的时候,就会大量阅读古往今来诸子百家的经典以及儒道圣典。”

    “应该是我记性好的缘故,这些书读过之后,我基本上就可以记在心中,又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融会贯通,才若有所得。”

    “有一天,我在村子附近的向阳河畔的一块青石岗上面读书,读着读着就睡去了,睡去之后,有一白发老道入梦,向我诵读此书,且说此书有着教化之功,让我好好熟记,传之天下。”

    “我梦醒之后,脑海中自然而然的出现了这一部书籍的全部内容,我梦中的时候,听那老道说着,这本书还没有到出世的时候,只是和我有缘,将要借助我的手显现于世间。”

    “总来是一梦,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周作人听了,却是心中大喜,“这样说来,这是天意注定我儒家大兴,因而才有天授神书,借你只手流转世间。”

    “你可要好好的修行,争取早日把这部书写出来。”

    周灿点头称是。

    两人又聊了一阵,周灿起身离去,回到课堂。

    课堂中的许多的童生,正在刻苦用功的记诵周灿新传下来的声韵启蒙。

    众人不用叮嘱,都开始大声的朗诵,声音晴朗悦耳,富有生气。

    周灿坐在讲台上,默默的体会着至道学宫前那盏文宝明灯,自己的这件宝物是儒家真宝,乃是有着自己学到的知识凝聚而成。

    文宝明灯的灯焰射出一尺一寸的光芒,光芒如烛光粗细,光耀祖窍,把祖窍附近照的一片灿烂光亮。

    此时文宝的周围,仍是有着丝丝缕缕的念力缭绕而来,壮大着文气,使的文光更加的明亮,但是却没有实质的增加。

    “看这情况,文气也只能一尺一寸高了,想要增加文气,还需要通过其他的方法。”

    收了心神。

    时间已经过去了不少。

    童生们各自回转家里,周灿也辞别了周作人,带着吴阿牛、鼠无敌、梦冰云,踏上了回家的路。

    名扬私塾。

    “先生,我要退学,明日我要前往朝阳私塾中读书,朝阳私塾的童生周灿有大才,我要长听周灿的教诲,追随在他的身旁。”三名原本名扬私塾的童生,齐齐到了夫子吴光辉的房间中,向吴光辉提出了要转学的要求。

    听到三名童生的来意,吴光辉的脸色顿时不好看了。

    “怎么回事?难道是在学堂中,有人欺辱你们,才让你们下定决心转学?”

    “还是说,名扬私塾中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才让你们离开?”

    三名童生相互看了一眼,眸子里透着坚定,齐齐摇了摇头,“名扬私塾很好,可是我们更想追随在周灿的身边,今天听课的时候,周灿的文光普照之下,我等但觉精神专一,悟性大增,原本许多不理解的道理,也瞬间通透。”

    “跟在周灿的身旁,聆听周灿的教诲,学习周灿的为人处世,我们会拥有更大的前途。”

    吴光辉道,“周灿如今不过是个小小的童生,纵使是神童又能如何?我们名扬私塾不也是有着自己的神童吗?并不比朝阳私塾差,你们何必要舍近求远,进那朝阳私塾了呢?”

    三位童生面有难色,但仍是说着,“夫子,话虽如此,可是欧阳庆是书香世家欧阳家的人,他胸怀万卷书,可是他可否愿意把欧阳家的书贡献给出来,让我们这些寒门子弟去学习?”

    书香世家的藏书,乃是书香世家的根基,这样的藏书,自然不会给寒门子弟去看。

    吴光辉无法回应,这件事,可不是他一个小小的读书人能够应承的。

    有心无力的挥了挥手,“随你们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