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至道学宫 > 第269章:儒‘退’不朽
    周天鹏等人落荒而逃

    鼠无敌冰冷的眸子一直目送他离开

    一群人,神色慌张的回到了获麟集,”老鼠,老鼠,好多的老鼠!”

    回到村子里,说起山上的事情,很多人都依旧心悸,脸上带着恐惧之色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此时获麟集中,人山人海,有着许多人,都在这里看着话剧,吃着美味的饭菜

    见到原本出去,帮着周天鹏祭祖的村民慌张归来,都纷纷开口相问,至于周天鹏夫妻,则已经逃回到了家中

    “周天鹏,这个人太差劲了,出了事情,只顾着自己,把自己的父老乡亲,都丢下了”

    “以后,再也不和周天鹏来往了,这样的人,薄情寡义,就算是高攀上了,也不会有任何好处”

    “刚刚在山上,出现了很多老鼠,把周天鹏的祖坟都给刨了,坟冢里面的先祖枯骨,都被扔在外面,到处都是”

    “而且看它们眼睛绿油油样子,像是要吃人”

    提起老鼠,所有的去过山上的人,都心惊胆战,他们还是平生第一次这么害怕老鼠

    “不行,得赶紧去县城里面买一只猫养在家里,有了猫,那些老鼠或许就不敢来了”

    想到这里,家也不回了,纷纷出了村子,向着县城中去买猫

    而正在陪着周董、卫娇吃饭的章老、随风道人,却是神色微微一变,暗中传音道,“这神童周灿身旁的小妖,是附近的众鼠之王,看样子,是周灿下令,让众鼠吓唬他们的。”

    “不过,一只小妖,却闹得人心惶惶,太过分了,须得给它一个教训,安抚一下百姓。”

    想到这里,章老站了起来,走出门外,看着坐在这里的人以及附近获麟集的百姓说着,“大家不用惊慌,刚刚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这只是妖鼠作祟,不碍事的。”

    “我马上为大家写上一个退字,大家只要把这个字,贴在村口,那些通灵作怪的老鼠,就不敢进村了。”

    说着取出一张红纸,蘸满了笔墨,文气翻涌,落在纸上,化作一个大大的退字,这个字出现之后,便绽放出来一片白光,白光茫茫一片,笼罩着整个获麟集。

    只是这白光一闪之后,便尽敛在这个字中,使得整个字仿佛活了过来,若是有着妖魔靠近,这个字便会浮空,发出一股让人后退的力量,使任何妖魔鬼怪都不能靠近这个村子。

    “拿出去,贴上吧!”

    章老把字递给了在周灿家里帮衬着的一个村民,那村民伸出双手捧着这个字,“多谢章师,多谢章师。”

    章老在九真县多年,降妖除魔,颇有功德,很多人都认识这位读书人,知道他一字千斤,蕴含无与伦比的降魔威力,有了这个字,整个村子都不会再被妖魔鬼怪侵扰。

    取了字,当即贴在了村口。

    随风道人看了,笑着说,“这个字中蕴含着雄浑的文气,只是纸张保存不易,经受不住风吹雨打,很容易腐朽,我这里有着一块石碑,正好可以把这个字镶嵌在石碑中,竖立在村口,可以不朽。”

    手掌一翻,一个小小的石碑悠然变大,飞落在了村口,半截埋在土里,半截露在外面,而章老写出来的退字却是从纸上飞出,镶嵌在石碑上面。

    “好好好,有了这石碑,我这字,风吹雨打都不怕,只要石碑不毁,这个字就会一直留下来。”

    许多的村民,见到章老、随风道人作法,都纷纷跪了下来,“多谢大人,多谢仙长!”

    有了这字,获麟集的村民,才有些心安。

    “大家不用惊慌,这样的小妖,很容易退去的,要是有普通的老鼠进来,大家养的猫,轻易的就能除掉它们。”

    章老、随风道人让获麟集的村民都退了下去。

    走入周灿的屋里面,再次坐了下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周灿,周灿心中明白,这两位修行者,定然是看出了蹊跷。

    桌子上,没有外人,只有五人,就算是陈霸天这样的人,都没有资格坐上来,这五个人分别是随风道长、章老、周灿、周董、吴阿牛,吴阿牛一直是跟着周灿的身旁,从不离身。

    周灿站了起来,说着,“仙长、先生,这次的事情,实在是因为那周天鹏欺人太甚,言语之间,羞辱了我辈读书人,我心中愤怒不过,才派了人去教训他,只是吓了一吓他们,只是无敌它妖性太重,没有分寸,才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会好好的教训它的。”

    鼠无敌只是个小妖,一碰面,章老、随风道人就能够看出来鼠无敌的真身,根本隐瞒不住。

    随风道人并没有说话,而是章老说着,“这鼠无敌,虽然功力浅薄,随手可杀,但是它通灵得道,成了鼠王,一旦作乱,可是为祸不浅,你可要好好的看住它,不然的话,它一旦行凶,我们圣庙以及录道司的道友,都不会放过它的,希望它好自为之。”

    周灿说着,“是,先生,学生一定会好好的看住它,不会让它行凶作乱的。”

    章老话说完之后,站了起来,“今天也差不多了,该散了吧,你过几日还要拜过马县令前往交州府中读书,可不要每日里饮酒作乐,要知道,秀才才是第一步,唯有高中举人,才是真正的功名。”

    “唯有有了功名,你想做什么事情,才能顺风顺水。”

    这话里面有着善意,周灿听了,心中颇为感激。

    “学生会遵守先生的意思。”

    章老说着,“我知道你的出身,你想做什么,尽管去做就是,我可约束不住你,不然的话,这天大的因果,我可承受不起,走了,走了,不用送了。”

    离开宴席。

    周灿把两位大人送出门外,章老等人只道不敢。

    章老、随风道人离席之后,到了远处,随风道人说着,“章大进士,这不像你的风格,你的地位如此尊崇,怎么对着这么一个秀才低声下气,就算他是大汉神童榜上面的神童,也不至于让你如此摧眉折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