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至道学宫 > 第453章 程家老祖
    s第二更送到,希望大家喜欢。昨天上夜班,加班到了今天中午一点多,回到家已经二点多了,所以更新晚了,感谢大家的支持,感谢网络书中仙、解脱等等月票的支持,求订阅,喜欢的朋友,订阅了这一章后,还请订阅一下前面的章节,谢谢大家。

    美丽分割线

    周灿不再入府学读书。

    这个消息,如同飓风一样,在交州府中疯狂的传播。

    从来没有一个读书人,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拒绝入府学读书,拒绝科考。

    读书人一辈子读书,往往都是为了科考。

    这是寒门子弟出人头地的唯一出路,这也是寒门中人改变命运的唯一希望。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

    这是读书人最向往的事情,学的文武艺,货与帝王家。

    然而…

    周灿拒绝了。

    读书不再是为了科考,而是为了学的其中蕴含的知识。

    “周灿找了府学都教授辞学,从此以后,不再参加科举,终身都是秀才身份。”

    “这是大汉神童榜上的绝代天骄,也是大汉新秀榜上的一代新贵,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就这样离开,自绝前途,真是太可惜。”

    “杀了儒门护道者,得罪了顶级豪门程家,就算是他想考,有着绝世才华,也无法脱颖而出。”

    “与其将来遭受羞辱,倒不如现在急流勇退,反而可以独善其身,他倒是一个聪明人,看的足够远。”

    “要是他愿意低首垂眉,从此依附程家,凭着他的绝世才华,或许程家会收了他,免去往日的罪责。”

    “看得出来,周灿铁骨铮铮,绝不会轻易向任何势力低头,听人说,周灿离开府学后,写了几句震撼人心的句子,读来如醍醐灌顶,令人警醒。”

    “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别君去兮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真是千古好句,看样子,他离了儒门,是准备转投道门,打算名山访仙,归隐修道去了。”

    周灿的离开,在交州府的士林中,掀起了一片惊涛骇浪,谁都没有想到周灿会做的这么绝。

    从此以后,周灿不是学子,纵使程家势力滔天,面对着无欲则刚的周灿,也是无从下手。

    这是大毅力,大勇气。

    普通人根本做不到这一点,割舍不下。

    世间读书人,沉睡名利场中,几人能够醒悟,几人愿意抽身而退,都想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都想意气风发,指点江山,都想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谁愿意放下一切,转身去修道,修道难,难于上青天。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娇妻忘不了,君在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子孙谁见了?

    人们都知道神仙生活的美好,却依然贪恋世间的功名利禄即使明知到头来只是场空幻,却总是忘不了内心对世俗的牵挂。

    程家。

    程远峰的尸身,停在灵堂里面,还没有下葬。

    愁云惨雾笼罩在程家。

    程远峰是儒门护道者,修行至高儒术‘风雨文剑’,拥有着四大杀招,定山河、共四海、满城秋、笑玉钩!

    凭着风雨文剑,他力战年轻一辈的儒者,脱颖而出,才成为了儒门护道者,是程家年轻一辈的佼佼者。

    如今身死道消,多年修为尽成空,唯有一副残躯留在这里,仿佛昨日皆云烟,朦胧不是真。

    “峰儿是我们程家的未来的护道者,他天资绝顶,纵使心生贪婪,想要取了周灿的灵丹,也罪不至死。”

    “九幽神狱中的大能越界而战,传世文宝的圣光照耀九幽通天树,毁天灭地,能量的余波击碎了空间,无数的读书人受伤,峰儿要夺灵丹,也是为了救治受伤的读书人,并无私心。”

    “都是读书人,两人较技,周灿不用儒术,反而卑鄙无耻,以道门飞剑术斩杀峰儿,不是君子所为。”

    “峰儿不能白白死去,周灿必须得给程家一个说法,不然的话,程家的荣耀就会受到玷污,世人将会如何看我程家?”

    程远峰已经入了棺木,棺木是最好的紫颤木,木棺的四周,刻着不少的神秘符咒,这些符咒,可以保棺木百年不腐,也可以让程远峰的尸身不坏。

    若是有机缘的话,或许尸身可以吸收程远峰散落世间的念头,重新过来,活出第二世,以尸妖之身,再临这世间。

    但是这样的几率极微,自古以来,少有人可以尸身通灵,那是天大造化,天时地利缺一不可。

    程风大儒坐镇程家,并没有返回圣庙。

    此时在他的面前,有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这老者是程家老祖之一,从未出世为官,一心在家族中静心读书,参悟圣贤典籍中的道理,一身儒术深不可测。

    面对着这位老者,就算是程风,也得低头行礼。

    “三爷爷!”

    白发老者面无表情,“把峰儿死亡的真实情况,给我说一遍,不要掺杂任何的情绪,我需要最客观的真相。”

    对着自家爷爷,程风大儒没有说谎,说出来程远峰真正的死因。

    白发老者听了,怒斥一声,“峰儿糊涂啊,不就是灵丹吗,我们程家也已经请到了炼丹师,为了几颗灵丹,搭上了自己的性命,太不值得。”

    “这样的格局,如何能够护持程家的未来,死了以后,免得以后给程家招来更大的灾难。”

    对于程远峰的死,白发老者心中愤怒,程远峰的格局太小,为了几颗灵丹搭上了自己的性命不说,更是给程家抹黑,让程家蒙羞。

    “那周灿是个神童,我也已经听说过他的名,他写的两本书,一本声韵启蒙,一本文心雕龙,都是足以传世的典籍,随着时间的流转,它们积累无数人的文气,会化为传世文宝。”

    “到时候,他足以镇压一个时代,令同辈黯然,任何的天骄的光辉,都会被他的光芒遮掩。”

    “和这样的一个读书人,生活在同一个时代,既是读书人的幸运,又是无数天骄的不行。”

    “这样的一个读书人,你们都要去得罪,脑子被驴踢了吗?”

    白发老者看过这两本书,深知周灿的恐怖,凭着这两本书,未来的史书中,定然有着周灿的一行名姓。

    “三爷爷,事情已经发生,多说已无益,下面的事情,咱们该怎么办,已经有消息说,尹正带着他进入了丹盟,参加了炼丹师注册,使他成为了炼丹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