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至道学宫 > 第454章 自古天意高难问
    提起尹正。

    程风大儒有些咬牙切齿,“尹正是程家的人,也是因为我程家,他才能够高居知州府之位,如今却反过来庇护周灿,与我程家作对,真是一条养不熟的老狗。”

    尹正介绍周灿进入丹盟,让周灿获得炼丹师资格的事情,已经被程风所知,对尹正恨之入骨。

    本来周灿是一介寒门书生,没有什么通天背景,可以任由程家揉搓,想方就是方,想圆就是圆。

    可是如今周灿是炼丹师,加入了丹盟,再想揉搓周灿,就需要付出不少的代价。

    白发老者听了,却是摇了摇头,“程风,你也不要怪罪尹正,尹正的年岁不小,身体日益衰老,想要再升一级,使尹家获得更大的利益,已经断无可能,可是周灿却给了他一个希望。”

    “万寿丹啊…这可是传说中的禁忌灵丹,服用一枚,可以增寿十年的无上灵丹,不要说可以增寿十年,就算是能够增寿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也会有人愿意为之付出一切代价的。”

    “对我们这些修行者、读书人、富贵人家而言,什么才是最大的财富?不是修行的资源,也不是酒池肉林的生活,也不是三千佳丽环绕身旁,也不是金山银山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更不是威临天下高人一等。”

    “是什么呢?是寿命啊,是无穷无尽的寿命,修行者修行为了什么,有几人是为了家国天下,有几人是为了斩妖除魔…他们都是为了增加寿命,把寿命提升到长生境界。”

    “普通的人也是一样,谁不想永生不死,谁不想长生不老,谁不想益寿延年?就算是绝代帝王,纵横天下,不能长寿,终成一捧黄土,就算是绝世红颜,风华绝代,到头来,也是一具枯骨。”

    “为了获得十年寿命,值得让尹正和我们程家作对,而且你觉得尹家真是一直对我们程家忠心耿耿吗?”

    “我们利用尹正为我们程家铲除异己,这尹正何尝不也是利用我们发展壮大尹家,只是各取所需罢了,你又何必如此的目光短浅的去咒骂尹正,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自私自利本就是一些人的天性罢了,没有谁能够做到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

    “能够做到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人,或许只有那胸怀天下苍生的圣人吧!”

    程风听了默然以对,他心中明白三爷爷说得对,可是心中的愤怒,并没有因此而减少丝毫。

    “三爷爷,虽然如此,可是这尹正毕竟是我们程家扶持起来的,要是尹正改弦易辙,我们不做出一点表示的话,其他依附我们程家的势力,会怎么看我们程家,认为我们程家这是软弱可欺了吗?”

    “万一引起其他势力纷纷效仿,对我们程家而言,损失巨大。”

    白发老者点了点头,“我说那些话,并不是告诉你我们不对付尹正,但是对付他的时候,我们要把心态放正,要光明正大的把尹正搞下去,让世人见识一下我们程家的势力。”

    “程风,你要记住,任何时候,只要有着强大的实力存在,就不惧怕任何的事情发生,但凡是对我们不利的事情发生了,就用强大的实力一路碾压过去,寸草不留。”

    “这尹正,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知州府,你自己看着处理吧。”

    “但是周灿这个人,你千万要盯住,而且要想办法把我们程家和他之间的芥蒂清除,他能够炼制万寿丹这样的禁忌丹药,对我们程家而言,有着巨大的利益,要知道无论是我们这一脉的程家旁支,还是程家的主枝,都有着许多人寿命将尽,不得不蛰伏起来,躲避天地的窥视。”

    “这些人,都是咱们程家的底蕴,也是我们程家能够傲立于世间的强大靠山,要是他们能够服用万寿丹后增寿十年,说不准,我们程家的将来,也会出现一位圣贤,一位圣贤的出现,就意味着我们程家的万年兴盛。”

    “所以,我们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把这位周灿,争取到我们程家的阵营中来,最起码,也不能让他投入到了程家的敌人的阵营里面,如果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就要竭尽全力的、不惜一切代价的斩杀了他。”

    白发老者对周灿表示出来足够的重视。

    这些年,他埋首读书,也掌握天下事情,静观兴衰具慧眼,看透人情尽无言。

    知道周灿这样的一个人所拥有的学识底蕴,绝对是最令人感觉可怕的。

    程风大儒听了,却是有些疑惑的开口说着,“三爷爷,周灿他不过是个秀才,一个一转初级灵丹师而已,这世间,比他强的人多了去了,这样的一个人,不值得我们对他这么重视。”

    “不如让我们把他的父母、亲朋好友全部控制起来,到了那个时候,他周灿自然会心甘情愿的为我们程家当牛做马,真要是不服,暗中杀了就是,何须如此?”

    白发老者看了一眼程风,再次开口,“程风,你不要把事情看得简单,我们程家之所以能够屹立世间,高居大位,能够影响王朝更替,就是因为把任何事情都用心去办,任何时候,都不把事情做绝。”

    “是,我们是可以控制周灿的父母,控制他的亲朋好友,可是那样之后,周灿会安心、真心的为我们程家做事吗?”

    “我们要的是一个真心实意为我们程家做事的人,而不是一个表面心服口服的人。”

    “自古天意高难问,每一个人都有着每一人的造化,就像是我们谁能够想到,大汉高祖凭着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可以建立起来如此辉煌的伟业呢?”

    “所以,我们不能小视任何人,我们要平等的和他们交往,至少表面上是要平等的,唯有如此,才会吸引更多的寒门人才为我们程家效死力。”

    “好了,事情就这样安排,你自己去办吧。”

    只是程风听后,脸色却是有些急剧的变化,“三爷爷,不久前,我已经安排了一位供奉出手,要在热闹繁华的街道上斩杀周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