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科幻小说 > 对不起,我的爱人是祖国[快穿] > 第219章 赤子之心(41)
    第二百一十九章

    冰协的庆功会这次比上一次还要丰盛,  就是开场的时候让人多少有点尴尬——

    在领导和教练团队代表讲完话之后,这次庆功会的两位主角当然也得亮个相、露个脸,举个杯、致个词什么的。

    王露和宁馥都被叫到台上了,  谁也别想跑。

    亚冬会王露最终拿到了铜牌。

    像某种无形的循环一样,她曾经取得的最好成绩,也是一个第三名。

    而这次的铜牌,将在她的奖牌收藏柜中,  和那一块放在一起。

    不想小说里那么传奇,  但也算得上是某种程度上的圆满。

    比赛结束,她就立即被送回国内,  接受了已经被拖延了两个多月的手术。

    今天的庆功会都是架着拐杖来的。

    “……感谢教练组,感谢所有的工作团队,  感谢我的队友们。”王露站在台上,单手拿着话筒,  “也感谢我自己。”

    今天本来工作人员为了她的伤势,提前安排好了轮椅的,但被王露拒绝了。

    她自己拄着拐杖,  动作还很灵活。

    “——今天在这里和大家告别,我没有遗憾。”

    她扎扎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到现在,  对得起自己流过的每一滴汗水。

    从今天起,花滑王露,不再是一个身份、一个角色。

    而是她生命里永远闪闪发光的勋章。

    不过庆功会感人至深的部分也就到这儿了。

    ——刚刚夺下亚冬会花滑女单冠军的宁馥被要求在台上现场献唱,以一首《我要飞得更高》,告诉了在座的各位队友、教练和领导,什么叫做“命运给你开了一扇窗,就必然会给你关上一扇门”。

    就这么说吧,  一句词大概七八个字儿,她就没有一个字儿再调上。

    可是人家刚拿了个亚冬会的冠军回来,台下谁也不好意思给喊停啊!不但不能喊停,掌声还得热烈,再热烈点!

    不过显然,在宁馥非常有自知之明地唱了三句半就下台一鞠躬的时候,观众朋友们热烈的掌声里都带了一丝丝如释重负的快乐。

    宁馥交了话筒,赶紧溜走了。

    庆功会上都是那种特别好吃的自助餐,而且都做成一口一个的样子,方便吃。

    ——她早就盯上那些迷你小汉堡了!

    现在教练沈一城正被一大堆人围着呢,在被发现以前,至少她能吃五个!

    宁馥虽然头顶世锦赛第五、亚冬会冠军的光环,但到了赛场之外,她也只是个刚满十八岁没多久的女孩子。领导们大多是跟她亲切握手、谈笑鼓励,最多再合个影什么的。

    “大人们”社交起来,她这个小朋友就可以躲一会儿清闲了。

    王露在一旁看着她的盘子上已经放满了迷你汉堡、可以一口吃的烤肉串和那些特别小巧的甜品蛋糕,不由得道:“控制一下,别吃太多。”

    和宁馥在河森图堡集训同寝的那段时间可刷新了王露对她的认识——这姑娘训练是拼命刻苦没说的,可也是真能吃!除了在食量上,她其他方面都对自己要求十分严格,可偏偏好几回半夜被王露发现偷偷给自己加餐——

    半夜窸窸窣窣的声响持续好几个晚上,让王露都忍不住怀疑她们看起来特别现代、特别高大上的运动员公寓里是不是在闹耗子。

    最后有一晚下定决心抓老鼠,她硬撑着没睡,这才抓获了悄悄蒙在被子里吃干脆面的宁馥,还缴获了她剩下的三包存货。

    宁馥笑着眨眨眼,“我知道的。”

    她尽量吃得更健康。不过身体还是在渴求更多的热量。

    ——这将近一年的训练下来,她的体力正在上升,随之而来的,就是食欲。

    她的身体总归还是与这个世界有一点点细微的区别。

    比如虽然初始体力值低,但运动天赋却极强;比如她的体力每增加一点,消耗的热量就必然随之增加。

    这是未来的某种的“特色”。人的身体会越来越强悍,对病痛的免疫越来越高。而她在这书中的世界待着越久,就会越感觉到这种区别。

    就像一架机器,需要烧油才能运转,她的耗能正变得越来越高。

    宁馥放下手里的盘子。

    她忽然问王露,“如果金手指是我自己,怎么办?”

    王露莫名其妙地瞧着她,“什么?你把我搞糊涂了。”

    宁馥故作轻松,“我是说如果哈,如果我就是那种……怎么吃都吃不胖的,只要训练就能学会的那种人呢?”

    王露顿了半晌,“……你这不叫金手指,你这是天才。”

    宁馥:“那……那我要是外星人呢?就是那种,表面是人类,芯子里其实机器的那种。”

    王露:“我觉得你现在除了吃得多,别的地方也挺像机器人的。”

    不过她倒也听懂了宁馥想要表达的意思,道:“你上冰以后滑行的轨迹是电脑设定的吗?”

    宁馥茫然地摇摇头。

    “那你跳3a的时候,是有电子程序保证落冰稳定的吗?”

    宁馥又摇摇头。

    王露摊摊手。

    “如果你是外星人,那谢谢你希望和所有对手公平竞争。不过如果你是个天才,最好不要想着把自己拖回到和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那是侮辱,懂么?”

    就好比有一武林高手,天赋卓绝,功力一日千里,某天华山论剑,对众位对手说:“为表公平,今日我自断一臂”。

    可能会被群殴吧。

    王露真不知道这姑娘怎么生出这样的想法来的。

    果然是天才的脑回路和大家不同么?

    这世界上哪有不劳而获的事情。

    没有几千个小时的体能训练,也就没有流畅舒展的滑行。

    没有上万次的跳跃,也就做不出那一个完美无缺的3a。

    她不需要为自己的努力感到惭愧。

    最后王露总结道:“不过你还是少看点小说。”

    宁馥老老实实地点点头,看看盘子里可爱的迷你汉堡,手还是默默地换了个方向,从一旁的果篮里拿起个绿油油的青苹果蹭了蹭,啃了一口。

    王露离开了,国家队的训练日常却还同从前没什么区别。

    不过宁馥倒是迎来了一位“小熟人”——步入初中一年级的岳玥同学。

    她正式进入了国青队,和国家队共享同一个训练基地。

    宁馥把有波琳娜签名的本子送给了她。

    岳玥显然很喜欢这份礼物,不过这小姑娘的性格比她爸还要别扭,虽然反复看了好几遍上头波琳娜的签名和赠言,但还是一张特别高冷的脸,“我会超过她的。”

    她又看一眼宁馥,“你也一样。”

    宁馥只耸耸肩膀,“好啊。”

    康嘉雯从她们旁边擦身而过,“那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她冷冷地丢下一句话,滑走了。

    宁馥大笑——

    什么叫傲娇自有傲娇磨啊!

    但就在国青队的岳玥同学正准备以波琳娜为职业生涯的终极目标努力的时候,她的目标,当前排名世界第一的霸王萝莉波琳娜,状态却开始一路下滑。

    世界花滑大奖赛,季军;

    欧锦赛,亚军;

    四大洲花滑锦标赛,第六名。

    如果说前面两次世界级赛事的银牌和铜牌还是正常的,那后头这一次第六,简直可以说是石破天惊。

    一直以来,波琳娜的世界第一几乎是统治性的,虽然国内对她虎视眈眈的队友越来越越多,其他各国的种子选手也层出不穷越来越强,但几乎没有人能想到,有波琳娜出场的赛事,最终的领奖台上竟会瞧不见她的身影。

    但大家,包括波琳娜自己,终于都要面对这样的现实——

    她正在步入可怕的发育关。而这正严重地影响到她的竞技状态。

    宁馥再次有机会和波琳娜交谈,已经是在本赛季世锦赛试冰的时候了。

    长得特别像可爱花栗鼠的萝莉正在抽条,个子比她们上次见面的时候高了至少两厘米。

    很显然,现在正在困扰她的发育关,以及近期越来越力不从心的状态,让那种快乐的神采从她的大眼睛里消退了。

    宁馥跟她打招呼,她都慢了两秒才反应过来。

    波琳娜扬起笑容,朝宁馥也挥了挥手。

    波琳娜准备上冰,宁馥已经完成了试冰,波琳娜在旁边看了全程。

    她看着宁馥朝自己的方向滑过来,动作随性又潇洒。

    一个人有没有信心和底气,其实用不着多么高难度的动作来证明。

    距离在河森图堡街头的冰激凌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而这一年里,波琳娜也不止一次和宁馥相遇在比赛中。

    她自己是世界顶尖水平的选手,她知道一个最好的、最优秀的选手在冰上应该是什么样子。

    宁馥正在一点一点地逼近她。

    稍一走神,波琳娜便感觉一只手在自己面前晃了晃,然后还非常自来熟地捋了捋她没有梳上去的碎发。

    “发育关是有点难受。但是你会冲过去的。”

    波琳娜望着她,抿抿嘴唇。

    她知道,宁馥也是度过了发育关的。或者说,发育关之后,才是她真正崛起的开始。

    可是听着别人的事迹总是容易,而面对自己的难关,却总是格外艰难。

    宁馥干脆地把自己的发绳撸下来了。

    “你看,其实就像这样——”

    她用一根手指勾着那根皮筋,将皮筋拉出一个长长的弧度。

    “这个向后的拉力,就是发育关。就是正在成为你的拖累的身体。”

    她笑嘻嘻的,“发育关不知道有多久,但我觉得,拉扯的时间,也可以成为蓄力的时间。”

    她一松手,“biu”地一下,把那根皮筋弹出去老远老远。

    “你能承受的张力,应该更多。”

    波琳娜是已经闪光的天才,而要成为最恒久的那颗星辰,就要有勇气承受烈火的煅烧。

    她才十六岁,已经不知吃了多少苦痛、流过多少血汗,才走到如今,才成为冰上最美丽也最霸道的存在。

    波琳娜望着那根弹出去的小皮筋,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睛。

    然后突然冒出一句,“你的皮筋不够可爱哦。”

    两个人就在冰上拉着胳膊交谈起来。

    她的教练有些惊讶,也随即向宁馥旁边的沈一城示意,然后就好奇地发问:“她曾经在国外受训吗?”

    为什么两个肤色不同国籍不同的小姑娘能津津有味聊这么久?波琳娜肯定是不会说那有着四个声调的语言的,可如果宁馥没在国外训练过,怎么能说这样流利的外语?

    沈一城说到这个都想叹气,嘴角却不由自主地往上扬了扬,“没有。”

    他解释道:“她……把学习当成一种消遣。而且她很喜欢波琳娜。”

    当然,学语言不只是为了交朋友,还方便看各种其他国家国内赛事的比赛录像。

    这点就没必要和人家教练明说了。

    但波琳娜的教练还是突然觉得一阵后背发凉。

    “把学习当消遣”她是不怎么相信的,可如果说……为了研究对手,竟然硬生生学通了一门语言……

    ——这人的智力、决心以及努力程度,都足够引起对手的警惕。

    就在两个教练各怀心思地客气社交时,便看两个女孩一起朝这头滑过来。宁馥皮筋捡回来套在手腕上,头发披散下来。

    波琳娜对自己的教练道:“把我的皮筋给她挑吧教练。”

    宁馥朝波琳娜的教练甜甜一笑。

    多么人畜无害的小天使!

    波琳娜的教练默默地拿出一堆皮圈和发绳来,宁馥也真就毫不客气地从里头挑了一根深红色绸缎的。

    嗯,确实好看。

    两个人挥手道别。

    再见面,就是在赛场上了。

    宁馥的短节目斩下7584分,仅次于之前在欧锦赛力压波琳娜的克谢尼娅,位列第二。

    第三名是河森图堡新崛起的黑马、今年已经夺得大奖赛冠军的丹妮·伊薇特,第四名则是老将金静英。

    波琳娜位列第五。

    今年的世锦赛竞争可以说是空前激烈。

    波琳娜的状态不稳,而强手却只增不减,新人老将,有资格、有能力剑指金牌的,足有五人。

    “接下来是本次世锦赛金牌最有力的竞争者,宁馥!”

    外国解说口沫横飞,激动地介绍道。

    “在昨天的短节目中,她完成了高难度的阿克塞尔三周跳!高度和远度都非常不错,更有进入前的变刃和换向增加衔接难度!可以说,这位在上一次世锦赛横空出世,夺得第无名的新星,已经冉冉升起,并且向我们所有人宣示着她的存在!”

    “她的短节目《les&nis &nnde(世界之王)》兼具叛逆的狂野不羁与爱恋的炽烈热情,无可挑剔的后内点冰三周接三周,稳定的燕式旋转和联合旋转,流畅无比的接续步和滑出时神态、姿态均为完美的小舞步,让裁判和观众都给出了无可置疑的高分!”

    “而现在我们最大的担忧,就是这位目前没有显示出明显技术短板的种子选手,能否克服她今年在世界花滑大奖赛中复发的肩伤——这几乎是上一届世锦赛的重演,在四周跳的挑战中,肩伤复发让她与冠军失之交臂。不过从昨天短节目的发挥来看,她的状态还不错。”

    说到这,他幽默地加了一句,“这肯定让她的很多对手有点儿睡不着觉了。”

    “今天是否是她夺得金牌的好日子呢?我们目前还不知道。”

    “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在未来的世界花样滑冰女子选手中,她会在最前列拥有一席之地。”

    宁馥的自由滑音乐是选自音乐剧《摇滚红与黑》中的一首歌。

    &nire  à  s&nux》

    翻译过来,即为——

    荣耀为我臣服。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比昨天早一点了有没有!

    这个故事也快要结束啦,花滑世界就是本文的最后一个世界~之后会有一点馥宝感情线以及原世界的番外~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