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爸爸追妻我种田 > 第三十一章 试探
    张启年表示想单独跟杨晓燕母女俩吃个饭,村支书识趣地领着村民们走了。

    回到家后,他立即组织人手杀猪宰羊,准备晚上宴请张启年。

    杨晓燕把炖好的老母鸡汤端上桌,招呼张启年吃饭。

    张启年接过杨晓燕递过来的筷子,心里又酸又暖。

    真好,他们一家三口团聚了。如从前一样,一起坐在了一张饭桌之上。

    在经历了生离死别之后,张启年格外珍惜这样简单又温馨的幸福时光。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张启年感觉杨晓燕的厨艺进步了许多,她做的这一桌子菜,味道比原主家里顶级大厨做的还要好。

    特别是这些蔬菜,真是好吃到停不下来。

    就着这些菜,张启年忍不住比平时多吃了两碗饭。

    他放下碗筷,打了个饱嗝,道:“没想到晓燕姐的厨艺这么好!”

    周沫夹了片青菜塞进嘴里,心道,这跟她妈妈厨艺没关,都是她那灵泉种子的功劳。

    这些蔬菜都是从门前菜地里摘的,浇了两天灵泉水了。

    做饭菜用的水也是灵泉水,不好吃才怪。

    客人称赞她厨艺好,杨晓燕高兴极了。

    “好吃你就多吃点!”说着,她又要给张启年添饭。

    张启年连忙抢住空碗,“够了够了,我平时都只吃一碗饭的,这顿可是一口气连吃了三碗,真的吃饱了。”

    杨晓燕道:“吃饱了好,吃饱了好,小沫她爸就是经常不吃饱,所以才得胃病的。”

    张启年想起从前。

    杨晓燕每天都会早早地做好早餐,再出去卖水果,晚上六点多钟才会回来,动手做晚饭。

    他呢,就整天呆在画室里,中午要是饿了,就捱一捱……

    他会做饭的,杨晓燕也一直认为他做了午餐吃的,但他没有。

    有时候他饿得狠了,吃晚饭时就会吃的很急。

    杨晓燕让他细嚼慢咽,他就会掩饰性地解释一句:“我中午没吃饱……”

    还有小沫,她也常常陪自己饿肚子,因此一直长得瘦瘦小小的。

    张启年带着歉意看向周沫,周沫从碗里抬起头,朝他甜甜一笑。

    杨晓燕提起张启年,有些伤感地沉默了下来。

    张启年问道:“晓燕姐,小沫他爸走了,你今后有什么打算?不打算再找一个吗?”

    杨晓燕摇了摇头,道:“不找了,反正也不可能再找得到一个对我那么好的人了……”

    周沫:……

    妈妈,你清醒一点,他哪里对你好了?不过就是会说几句甜言蜜语罢了。

    这样就叫好了?分明是在耍心眼,让你心甘情愿地为他做牛做马……

    周沫忍住翻白眼的冲动,继续埋头吃饭。

    张启年仔细地观察着杨晓燕悲伤的神色,还是没找到一丝破绽。

    看来妻子没有前世的那些记忆,她应该不是重生的。

    张启年又看向周沫。

    小沫这辈子为什么没有听他临终前的傻话,选择与她奶奶和大伯在一起?

    还有她奶奶手中的那张假借条和家里的那些证件,到底是谁拿走的呢?

    张启年开口了。

    “晓燕姐,我之前找到你在永安市春田小区的家时,碰上了一个自称是你婆婆的人。

    那人对我很不客气,还说你是个贼,偷了她九十万块钱逃跑了……”

    “贼?”

    杨晓燕一愣,然后愤怒地一拍桌子,道:“庆军他妈太过份了,这简直就是诬赖!我没有偷钱,再说了,她哪来的九十万块给我偷?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都把我和小沫赶出来了,还要造谣毁我名声!

    上次我就不该因为庆军对他们手下留情。我应该再打得狠一些,打得他们满地找牙!

    气死我了!”

    张启年继续说道:“听说她还报了警。”

    杨晓燕又拍了一下桌子,道:“报警也不怕,我行得正坐得直,没做过贼,没偷过东西,不怕查!”

    杨晓燕一转头,看到抱着碗作惊吓状的周沫,收敛了一下怒意,安慰道:“小沫你别怕,妈妈不是贼,不会被抓走的。”

    周沫放开咬得生痛的嘴皮子,为了弄点眼泪出来,她也真是拼了。

    报警她不怕啊。那张借条本来就是假的。而且被她拿走了,放进了只有她才打得开的系统背包里。

    但这个叫张启年的古怪人,一直在盯着她啊,盯得她心里发毛。

    她身上秘密太多了,而且这人目的不明,她不能露馅。

    两颗泪珠顺利地从眼眶里滚出来,周沫边哭边喊:“妈妈,我不要你被抓走!呜呜……妈妈…妈妈…爸爸……”

    疼啊!

    人家演员说落泪就能落泪,她不行啊,没演技就只能靠咬痛自己才能产生泪珠。

    她还没控制好力度,嘴里都有血腥味儿了,太惨了!

    张启年看到周沫哭,尤其是她还喊了一声“爸爸”,他心里狠狠一痛,赶紧上前抱住她,道:“乖啊,小沫不哭,小沫别怕,警察只会抓坏人,你妈妈是好人,不会被抓的。”

    周沫觉得,这人似乎也没有恶意,但也许是他伪装得好呢?

    周沫挣开张启年的怀抱,扑到杨晓燕的身上,紧紧地抱着她不撒手,好像怕别人把她抢走似的。

    杨晓燕一下一下地拍着周沫的后背,轻声安抚。

    她想起糟心的婆家人,也开始掉眼泪。

    张启年后悔了,他不该试探的!他吓到她们了,把她们都惹哭了!

    “晓燕姐,你放心,事情已经解决了。

    住你们家对门的那个大娘告诉我的。

    你婆婆的确报了警,但人家查了一下她和她大儿子近几年的经济状况,发现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拥有那么大一笔钱。

    你是清白的,案件已经定性了。”

    杨晓燕听他这么说,才平静了下来。

    她抹了抹泪,感叹道:“他们老周家,除了庆军,怎么就没一个好人呢?”

    杨老九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谁不是好人?”

    杨晓燕看向门外,问道:“爸妈,小满,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相亲相得怎么样?”

    张启年看见杨老九,情不自禁地躬起背,缩起了脖子,眼神闪躲。犹如一个犯了错被班主任罚站的小学生一般。

    哪知杨老九直接走了过来,拨开站在他前面的杨晓燕,一把握住了他的手。

    杨老九道:“您就是给我们村捐钱修路的张少爷吧?好人啊……”

    在杨老九不停的夸赞声中,张启年慢慢变得正常起来。

    对啊,他现在是“大好人”张启年,不再是拐了人家女儿的周庆军了。

    张启年恭恭敬敬地对杨老九道:“伯父您好!”

    看上去,岳父也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

    如果那晚自己鼓足勇气敲开这扇门,恭恭敬敬地对他说一句,“伯父您好!我上门来求娶您的女儿”,他也许就不会反对自己与妻子的婚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