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爸爸追妻我种田 > 第六十九章 吊在桥下
    周沫看着系统背包放钱的那一格,上面显示的小字是,“蓝星软妹币五万九千元整”。

    离六万块还差着一千块呢。

    周沫有些生气,这混蛋一下午的时间就花掉了一千块钱!

    这一千块钱里的每一分每一厘,都是她家的血汗钱!

    太气人了!

    周沫一跺脚,朝王胖子跑了过去,趁着大力丸最后的三十秒有效期,把王胖子又一次扔向江面。

    这一回,她没有再把他拽回来,而是把他直接吊在了桥下,将绳子的末端系在桥墩上面。

    周沫收拾收拾,叫上杨小谷一起回家去了。

    至于王胖子,管他死不死,就看老天爷要不要收他了!

    他要是死了,她就自己去找王小钢!

    王胖子被塞着嘴、绑着双臂吊在桥下,晃荡来晃荡去,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与江面垂直!他的心里又惊又怕,双臂又酸又痛。

    他努力运动脸部的肌肉,想把嘴里的麻袋吐出去,但周沫把麻袋塞得很紧,任他再怎么努力也没能成功,反而还因此拉伤了脸部肌肉。

    脸部肌肉受伤之后,马上就因疼痛罢工了。

    等他脸上的疼劲儿过去了,手上的疼痛感又明显起来。

    他很胖,起码有二百二十多斤。

    这么多斤骨肉都吊在一根麻绳上面,麻绳就系在他的手腕处,勒得他的手腕钻心地疼。

    还有这被悬着的感觉,头不着天、脚不着地的,令他十分难受。他很想找个着力点放一下双脚……

    王胖子感觉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一辆摩托车从清江桥的右面开上桥来了。

    王胖子心中立即生出无限希望,他奋力地嘶吼起来,但他的声音被嘴里的麻袋削弱了,剩下的音量也被摩托车发出来的“嘟嘟嘚嘚”声给掩盖住了。

    骑在摩托车上的人没有听到他的声音,直接走了。

    摩托车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王胖子觉得它把自己的魂儿也给带走了……

    王胖子木着脸仰着脖子问候老天爷!

    然后,他发现了一件令他更加绝望的事情,吊着他的这根麻绳特么的快断了!

    王胖子哭着在心里面发誓,要是他能逃过一劫,他一定要以牙还牙,让王小钢他们一家三口也好好尝尝这种滋味儿!

    ……

    王父王母把李强母子俩赶走之后,心里一直七上八下的。

    他们家胖胖会偷东西他们知道,但他会敲诈勒索别人,他们还真是头一次听说。

    不管这事是不是真的,都不能先嚷嚷出去,得先捂着。

    等他们家胖胖回来,他们再好好问一问,问清楚了再决定怎么办!

    可是王父王母从下午等到天黑,直到整个幸福里小区的光源灭得只剩几盏路灯,他们也没能等到他们家胖胖回来。

    后来,王母远远地听到了王胖子唱歌的声音,接着又是巨物倒地的声音。

    王母心中一紧,猜测儿子不是自己摔了就是让人给撞了,于是她急冲冲地叫上王父,与她一起去小区门口看一看。

    他们家住在靠近小区后门的地方,下了楼后要走到小区大门口,至少需要五六分钟。

    一分钟后,王父王母又同时听到了自家儿子呼救的声音!

    王母一急,把脚给崴了。跟在她身后的王父没收住脚,撞在了她的身上。

    年纪大的人,骨质疏松了,容易骨折,经不得摔。

    王父栽了一个跟头儿,一条腿就不敢动了,一动就痛得“嗷嗷”叫。

    王父王母只好抬头向亮着灯的人家喊救命。

    有好心人下来要问清楚了情况,要给他们打妖二零,结果他们俩都说不用。

    让好心人帮忙去小区门口看看他们家儿子是不是出车祸了,如果是,就请好心人帮忙打个妖二零救救他们的儿子……

    好心人被他们两个的拳拳爱子之心所感动,问了问他们儿子的名字。

    得知对方是王胖子,好心人犹豫了。

    这两个竟然就是传闻中那个“幸福里毒瘤”王胖子的父母,跟他们家扯上关系,不会惹什么麻烦吧……

    考虑了好一会儿,好心人才答应下来,要替王父王母去小区门口看一看。

    好心人去了,只见到一辆倒地的摩托车。

    虽然有灯,但路上没有一个人,好心人也觉得这场面安静得可怕。

    他快步走到摩托车前,匆匆记了一下摩托车的车牌号,便回去回复王父王母了。

    车还在,人却没了……

    王父王母一听,立即哭嚎起来。

    “胖胖啊,我的儿啊……胖胖啊……”

    他们家胖胖肯定是被人撞死了,又被毁尸灭迹了!

    清江就在边上,把尸体往江里一扔,多方便啊!

    他们两个一边哭一边拖着伤腿伤脚往小区门口爬,要去找到他们家胖胖的“尸体”。

    “爸妈可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啊!

    你怎么能出事呢?

    你在哪儿啊?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啊……”

    好心人听了他们的担忧之词,忍不住想,如果真的出车祸被撞死了,应该多少有点儿血迹的吧?

    他之前看过的,地上并没有血迹。但人的确又是消失不见了……

    好心人看着王父王母这副爬也要爬去找儿子的可怜样,掏出移动电话,替他们报了警。

    ……

    因为回程不用赶时间,周沫便让杨小谷把骑自行车的速度给降下来了。

    杨小谷一边骑车,一边问穿着人形外衣的周沫:“你不变回来吗?”

    她变成偷狗贼的样子坐在他后面,让他总会有错乱的感觉。

    他会觉得这就是偷狗贼本人,还极有可能会从他背后对他发起突然袭击……

    周沫回道:“还有十几分钟才能变回来。”

    杨小谷一路别扭地骑着自行车,速度自然也快不了。

    直到周沫变回自己原来的样子,他才又恢复了来时的那股劲儿,兴高采烈地对周沫表达起自己的各种崇拜。

    周沫和杨小谷回到杨家湾的时候,已经快要十点半了。

    爬上门前的坡之时,周沫还心情大好地扯了一根狗尾巴草。

    她眯着眼,把狗尾巴草的穗子朝下,学着王胖子被吊在桥下的样子,左右右左地晃荡起来。

    杨老九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小沫,你去了哪里?”

    周沫吓了一跳,问道:“外公,你怎么没睡?”

    杨老九捏着一个空的胶囊,道:“因为你朝我屋里扔药的时候,我屏住了呼吸……”

    周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