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爸爸追妻我种田 > 第一百零二章 所有“套餐”来一遍
    杨老九的话,何山没有回答。

    走不走他说了不算,杨老九说了也不算,他得听他老板张启年的。

    大不了,以后从暗处转到明面上来。

    就在这个时候,程娇娇的妈妈王春香朝着他们走过来了。

    “请问,你们有没有看到我姐姐?没有的话我再上别处问问。”

    五楼虽说不是很高,但爬起来也挺费劲儿的。

    王春香当了二十多年的老师,吃了二十多年粉笔灰,肺一直不太好。

    爬到四楼的时候,她叉着腰休息了一小会儿。

    就因为耽搁了那么一小会儿的时间,她就完美地错过了王春花被架走的那一幕。

    这住院部左右两边各有一个楼梯,王春香上楼时走的是左边那个,何山那几个手下架着王春花下楼时走的却是右边这个。

    因此,王春香并不知道王春花已经被迫离开这幢住院部大楼了。

    何山怕杨家人说漏了嘴,立即抢先一步回答:“你说的是之前那个在走廊里哭闹的女人吧?”

    王春香点了点头。

    何山看着杨家人,道:“没看到,我们都没看到!”

    杨家人自然点头。

    他们已经从杨小建的嘴里听说了,那个叫王春花的女人就是敲诈犯王小刚的妈,她本人也不是个善茬儿。

    她去而复返,又气势汹汹地冲进来,肯定没好事。

    何山能帮着他们把她架走,他们感激还不不及呢,怎么可能拆穿他?

    杨小满看向王春香,扯了扯杨小建的衣服。

    杨小建立即会意,杨小满是担心程娇娇了。

    她那样子跑下楼去,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但杨小满跟程娇娇之间的关系,又不尴不尬的,不好贸然表示关心。

    于是他便让杨小建开口去问。

    杨小建对王春香道:“阿姨,娇娇去哪儿了?我把她带过来的,要是不带着她一起回去,素素肯定要生气的。”

    王春香急匆匆地说道:“娇娇好找,她有手机,等会儿我给她打个电话就行。

    你们忙,我先告辞了,我得再去找一找我姐姐。”

    ……

    王春香走后,何山也走了。

    他直接走到医院外面的一辆面包车前,打开车门,进了副驾驶位置。

    何山对司机道:“先回清江县,把这个疯女儿送回她家。”

    车开后,何山又转头看着已经被手下塞住嘴、绑住手脚的王春花,道:“你说你也是的,乖乖交了罚金过安生日子不好吗?

    你跑到杨家人面前来闹什么闹?

    以后把招子放亮点,有些人不是你能随便惹的。”

    坐在车后座上的一个手下问道:“老大,把她送回家之后呢,要怎么罚?”

    何山道:“还能怎么罚?

    把那些不见血的‘套餐’都给她上一遍呗!

    到时候,把她老公拉到她面前,让他也睁大眼睛好好瞧瞧。”

    手下笑道:“那他肯定得吓破胆儿。”

    何山道:“要的就是吓破胆儿,省得他们像烦人的苍蝇一样天天找事。”

    王春花听着他们的对话,心惊胆战。

    他们口中的“套餐”,究竟是什么?

    她即将要面临的酷刑,究竟是什么?

    王春花越是猜测,心中的恐惧感就越是强烈,整个身子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

    外人都走了之后,杨小建又和杨老九说了几句话,然后就跟着杨晓燕和杨小满一起到医院外面去了。

    林春花需要安静休养,他不宜在里面呆太久。

    杨晓燕带着两个弟弟去了医院门口的一个花坛旁边。

    花坛旁边总共有三条长椅,只有中间那条是空的,其它两条上都坐满了人。

    三人坐上那条空长椅上,开始聊天。

    杨晓燕坐在中间,对着她左边的杨小建道:“十年不见,你出息了啊!

    不但考上了大学,还娶了县城里的姑娘当媳妇儿,孩子也有了。

    听十五叔说,你一边工作一边在备考公务员?”

    杨小建有十年没见过杨晓燕了,之前从杨老九他们口中听说了杨晓燕回来的事情,却一直没能抽出时间来与她见上一面。

    这一见面,话就未免多了一些。

    他粗略地说了一下自己近十年的人生经历。

    然后对杨晓燕道:“大姐,我跟小满当年就跟你说过,那个姓周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还不信。

    你看看,你这些年过得多苦啊……”

    杨小建从杨老九和林春花那里听过,杨晓燕被周庆军坑的很惨。

    他心疼堂姐,说起周庆军来,自然就没有好话。

    他嘴里说个不停,完全没注意到,杨晓燕的脸色越来越差。

    杨晓燕本来因为久别重逢,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可一听到杨小建指责周庆军,她就不高兴了。

    “那是你姐夫!而且他对我一直挺好的。他临死时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也是因为他病得太厉害了,脑子糊涂了。”

    杨小建张了张嘴,没再说什么。

    两口子过日子,还真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只要大姐乐在其中,他们这些旁观者,又有什么话可说的呢?再说了,那姓周的反正已经死了,再争辩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杨小满则轻轻嘟囔了一声,道:“他病的是胃,又不是脑子。”

    杨晓燕抬手就要拍杨小满的头。

    “你又不是医生,你怎么知道胃癌晚期脑子还能不能保持清醒?说不定当时那癌细胞就转移到你姐夫脑子里去了!”

    杨小满立即护着头,道:“大姐饶命!

    别打我头。

    我本来就不聪明,打傻了就更娶不上媳妇了!”

    杨晓燕收住手,蔑视一眼,道:“天天把娶媳妇挂在嘴上,好不容易有个傻姑娘看上你了,你自己却先打退堂鼓了!没出息!”

    杨小满摸了摸鼻子,道:“是我配不上人家……”

    杨小建将身子往前倾了倾,隔着杨晓燕对杨小满说道:“我看娇娇还没对你死心,你就不再考虑考虑?”

    杨小满忍着心疼摇了摇头。

    说到底,他还是自卑。

    杨小建故意叹了一口气,道:“也不知道娇娇现在跑到哪里去了。

    她一个那么漂亮的女孩子,要是走在大街上还好,要是迷路了,去了那些偏僻的地方,跟去年一样,碰上拦路打劫的可怎么办啊?”

    杨小满一听,立即急了。

    他从长椅上站了起来,对杨晓燕道:“大姐,手机借我用一下。”

    他要给程娇娇打电话!

    杨晓燕掏出手机递给杨小满,与杨小建相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