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爸爸追妻我种田 > 第116章 城西要建新区
    “家访”到这里,其实就可以结束了。

    但陈景山并没有走。

    他顺着杨老九的邀请,留下来等吃午饭了。

    林春花觉得校长这么大的官要在自己家吃饭,她必须得亲自整两个拿手好菜!

    只是她刚系上围裙,就被杨晓燕和李芳拦住了。

    “妈,您还是回屋休息去吧,厨房的事我来干就行!”

    李芳也劝道:“阿姨,您大病初愈,千万要注意休息!

    这里有我和侠女就行了。我给侠女的下手。”

    林春花道:“那怎么行,你是客人,怎么能让你动手干活呢?”

    李芳道:“什么客人不客人的,阿姨您就让我干吧。不然,我可不好意思留下来吃饭了。”

    周沫走进了厨房,要扶林春花回屋躺着休息,林春花一点儿也不想回屋。

    再躺下去,她都快要发霉了!

    周沫想了想,拎了一把竹椅子,把它靠墙放在门口的右侧。

    “外婆,那您就坐在这里,靠着椅子休息一下吧。”

    躺和坐,林春花自然选择后者。

    只是她坐了没一会儿,就又坐不住了。

    “哟,门前菜地上的草都这么长了啊,我去拔一下。”

    林春花刚站起来,就被周沫轻轻按下去了。

    “您坐着,那些草我去拔。”

    周沫挽着袖子去拔草了。

    杨晓燕和李芳在厨房里忙活。

    厅堂里,何山厚着脸皮坐上了圆桌,仔细地听着杨老九与陈景山之间的闲聊。

    杨老九夸赞陈景山:“您是我见过的,最年轻有为的校长了!”

    陈景山诚恳地说道:“年轻是真的,有为就不敢当了。

    说来惭愧,我来岭上小学当校长也快半年了,可学生们的总体成绩还是跟从前一个水平,逃课的现象也屡禁不绝……”

    杨老九说道:“这是学生们自身的问题,跟您的关系不大。

    这十里八村的孩子,不是跟着爷爷奶奶过的,就是跟着外公外婆过的,父母都外出打工了。

    都淘气着呢,也都还不太懂事,整天就想着玩闹。

    作为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也不好管教。

    说了又不听,打了骂了就打电话到父母那里去告状,说自己被苛待了。

    慢慢的,老人就不愿意管孩子们的学习了……

    大部分的孩子,要到了上初中的时候,才会明白知识可以改变命运,才会往那些书本里钻……

    男孩子还好,只要考得上,就能继续上高中。

    女孩子们能上高中的就少了。

    有些女孩子就算考上了重点高中,也会被父母逼着出去打工挣钱……”

    杨老九一边说着留守儿童的现实状况,一边摇头叹息。

    陈景山听的也很是感慨。

    他喝着杨晓燕亲手泡的茶,偶尔应和杨老九几句,偶尔又抬眼去看看对面那个略显奇怪的何山。

    ……

    聊了大概二十多分钟之后,陈景山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一看来电显示,又看了一眼对面的何山,朝杨老九说了声:“抱歉,我先出去接个电话。”

    何山明白,陈景山是不想让人、尤其是他,听到电话里的内容。

    何山当然不会探究人家在电话里讲什么,那是人家的隐私。

    他只要看着陈景山别占老板娘便宜,别向杨老九开口提亲就行。

    陈景山走到门前的空地上,站在水泥阶梯的顶端接通了电话。

    周沫正好蹲在离那个位置最近的那块地上拔草,然后,她就不小心听到了电话的内容。

    电话那头的人在说什么周沫听不见,但陈景山的话她一字不落地听进耳朵里了——

    “什么内部消息?”

    “一年内要建新区?把城西那片拆了向西郊扩张?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怎么,想找我借钱,到城西买旧房子当拆迁大户吗?”

    “你就吹吧,就这还营头小利,你怕不是要上天!”

    “拿地盖房子卖?还要拿几块?半年不见你口气这么大了?建议你买点儿口香糖嚼一嚼。”

    “我也没开玩笑啊,你知道拿一块地至少要多少钱吗?一块一万平米的地,起拍价至少一千万!

    咱们俩压上全部家当也只能拿这么一小块地。

    你还想盖房子,拿什么盖?”

    “找了几个富二代合作?”

    “看在咱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上,我劝你最好谨慎一点儿。

    咱们这样的二线城市,新区变鬼城的例子还少吗?

    城市重心不转移过去的话,人口就不会真正迁移过去。

    别等你把钱全投进去了、地拿了、房盖了,却卖不出去……

    那些富二代玩得起,你跟我这样的人可玩不起!”

    “高新产业园区、政务中心和大学城都要迁过去?还要建地铁?消息属实吗?若是属实,那就稳了!”

    “问我家老头子?别逗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那副样子,浑身正气、刚正不阿的,我能从他嘴里听到这些机密才怪呢!”

    “谢了兄弟!算我一份!咱们晚上见面详谈……

    现在?现在不行,我正在学生家里家访……

    我家老头子气没消之前,我肯定是回不到原来那个位置的,我不着急,当当校长也挺有趣的……”

    陈景山挂了电话,一转头,发现周沫正握着一把草对着他笑。

    一开始他还愣了一下,转念一想,就算这孩子成绩好,但到底也还小,应该听不懂他说的那些话。

    他放下心来,回给周沫一个微笑。

    然后他一边往厅堂里走,一边将目光投向厨房的方向,透过窗户,看向系着围裙忙碌的杨晓燕。

    何山假笑着跳出来:“陈校长看什么呢,当心脚下的门槛。”

    陈景山为了缓解尴尬,对杨老九解释道:“失礼了,我被厨房里传出来的香气深深地吸引住了……”

    ……

    周沫一边拔草,一边乐呵呵地想着,意外之喜啊!没想到居然让她听到了这样的好消息!

    城西要拆了建新区了!

    陈校长的朋友嫌弃当拆迁户是营头小利,她不嫌弃的,她要去城西买旧房,坐等拆迁!

    至于买地——

    就算她有心想掺和,也肯定抢不过陈校长他们的。

    她的阅历太浅了,对买地的流程更是一无所知,贸然挤进去说不定会撞得头破血流。

    还是喝点汤就算了!

    她的目标,是有点儿小钱,再与家人一起幸福生活,不是要争当首富。

    再说她要是想买地,以后有的是机会。

    接下来的几年,几乎所有城市都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拼命地造新区。

    土地拍卖将会很频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