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爸爸追妻我种田 > 第121章 淬体丹,意外
    杨晓燕明白电话那头是张启年之后,什么话也没再说,直接挂断了电话。

    张启年求婚,她不需要听。

    这辈子除了周庆军,她谁也不嫁。

    只是她想不通,张启年怎么会跟周庆军说一模一样的求婚誓言?

    电话响个不停,杨晓燕知道都是张启年打来的,索性就直接将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

    然而手机可以调成静音,或者关机,心一旦乱了,就很难平静了。

    自打回了杨家湾,杨晓燕怕杨老九和林春花不高兴,一直把对周庆军的思念埋在心底,只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悄悄地想他。

    可是突然来了这么一通电话,把她的心弄乱了,让她有些失控。

    一整个下午,她看云云是他,看山山是他,剥个豆子也在回忆他爱不爱吃,切个萝卜也在想他喜欢切成什么形状的……

    再一想到他已经死了,再也不能像从前一样陪在她身边了,她就特别想哭,想抱着他哭。

    人是抱不着了,抱着他的坟墓哭一哭也行。

    白天的时候,杨晓燕是不敢去周庆军坟墓那里的。

    她怕杨老九知道了会生气。

    杨老九当初扬言要拿周庆军的骨灰当肥料种蕃茄的事,她也还记着呢。

    如果杨老九生气了,会不会把周庆军的坟墓掘开?

    所以杨晓燕等啊等啊,等到所有人都睡着了,才偷偷摸摸地出了门。

    只是她并不知道,杨老九盯了她一晚上了。

    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之后,杨老九不但没有阻止她,反而悄悄地站在山顶上,目送她平安到达周庆军的坟头之后,才坐到家门口去生闷气。

    ……

    周沫赶到周庆军坟前的时候,杨晓燕正靠在冰冷的坟墓上,用手摸着那个杨老九用烟斗敲出来的水泥坑,温柔地对着坟墓里的周庆军说话。

    杨晓燕具体说了些什么,周沫没听见。

    因为瀑布的声音实在太大了,杨晓燕的声音又很低。

    周沫喊“妈妈”的声音,杨晓燕也同样没有听见。

    因为她正沉浸在悲伤与思念之中。

    为了让杨晓燕察觉到自己,周沫伸出手去抓住了杨晓燕的手臂。

    杨晓燕突然感觉到有一只冰冷的小手抓住了自己的手臂……

    月黑风高之际,山野孤坟之前,突然出现一个人影,这人影伸出来的手,还是冰冷冰冷的……

    关键这还不是周庆军那样的大手,而是一只小手!

    此情此景,说不害怕那肯定是假的!

    杨晓燕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妈呀!有鬼!”

    周沫:……

    怕鬼您还大半夜往坟头上蹲……

    杨晓燕已经害怕得闭上了眼睛,双手胡乱在身前挥舞着。

    周沫用尽全力大喊了一声,“妈,是我!”

    奈何杨晓燕已经吓到失聪了。

    为了避免被杨晓燕挠死,周沫只好退到一边去,等着杨晓燕自己冷静下来。

    隔了一会儿,杨晓燕感觉鬼似乎已经消失了。

    她壮着胆将眼皮撑开一半,往周沫的方向迅速地瞄了一眼,然后,她又蹦了一下,踉踉跄跄地往回家的方向跑了。

    周沫:……

    好吧,她妈还是把她当成鬼了。

    她是因为担心她妈才赶到这里来的,结果她不来倒好,她来了反倒把她妈吓得够呛……

    周沫有些小内疚。

    但转而一想,吓一吓妈妈也好,看她以后还敢不敢三更半夜地来看周庆军,惹外公伤心!

    周沫人小腿短,即便用跑的,也追不上一路狂奔的长腿妈妈。

    于是她干脆放慢速度,一个人慢悠悠地走到山间小路上,享受着这一份静谧与孤独。

    月光把她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的。

    周沫盯着影子的那双长腿,羡慕极了。

    她再看一看自己的短腿,嫌弃地撇了撇嘴。

    她突然记起自己的系统背包里还有一颗淬体丹。

    这是她上次花1000个星币买下来,准备给林春花吃的。

    结果系统说管理者福利列表里的一应丹药,只有管理者一个可以服用,所以她就把它暂存起来了。

    系统不是说这淬体丹可以强身健体、改善体质吗?

    它会不会也有那么一点儿增高的功效?

    想到这里,周沫把淬体丹取出来,放进嘴里。

    淬体丹入口即化。

    不一会儿,周沫就觉得全身暖洋洋的,仿佛置身于冬日的暖阳之下。

    慢慢的,她竟然开始昏昏欲睡。

    迷糊之际,她听到了一声机械音。

    “管理者体质改造程序开始,预计改造时长,二十四小时!”

    周沫闭眼之前,心里一直在p!

    系统根本就没说过这个丹药吃了要睡二十四个小时!

    她还以为跟从前那个大力丸一样、一秒生效的呢……

    ……

    杨晓燕惊魂未定地回到了家中,进了门才发现周沫不在床上。

    她以为周沫去上厕所了,但她透过窗户去看厕所的灯,发现厕所的灯是灭的。

    不在房里,不在厕所——

    那么,小沫去哪儿了?

    杨晓燕把房间的灯、厅堂的灯,以及门外空地上的大灯都打开了,然后去厕所找周沫。

    周沫不在。

    杨晓燕开始着急起来,大声叫了起来。

    杨老九、林春花和杨小满都被惊醒了。

    听杨晓燕说完,杨老九立即问道:“我猜,小沫大概是去后山找你了,你没有见到她吗?”

    杨晓燕说道:“我见到个鬼——”

    “等等,您是说小沫去后山找我了?”

    这么说,那个“鬼”就是小沫?!

    坏了,她把小沫一个人丢在坟地上了!

    杨晓燕拿上手电筒拔腿就往山上跑。

    杨老九和杨小满立即跟上。

    杨老九临走之前,交待林春花,“你先回屋去,我们去找就行了!”

    等三人翻过山,找到倒在路边的周沫,杨晓燕立即吓哭了。

    她抱起周沫摇了又摇,哭喊道:“小沫,小沫你怎么了?小沫……”

    杨老九踢了杨晓燕一脚,道:“你给我放开小沫!你这么摇,好人都得给你摇坏了!”

    杨老九很生气,但一想到这个蠢货是自己的女儿,他还是稍微控制了一下力度的。

    他把周沫从杨晓燕手里接过来,伸手放在周沫鼻子前探了探,又用手电筒把周沫露在外面的手、脚、脖、颈等地方检查了一遍。

    “不像是被虫蛇咬过的样子……”

    倒像是睡着了一样。

    但就算小沫再困,也不至于走在路上就睡过去了吧?

    自己看不出问题,自然就得找医生了。

    杨老九转头对杨小满道:“去你十五叔家,把何山叫醒,让他送咱们去一趟县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