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爸爸追妻我种田 > 第217章 娇娇,快把钻戒藏起来
    “再包几座山?”

    杨老九摇了摇头,道:“我们现在就是想包山,附近也没有无主的山头可包了。”

    他伸手指向远处的几座山头,道:“这些山头早几年就已经被承包出去种果树了。

    承包期跟咱家的桃园一样,都是三十年。

    别人家的果树都种的不错,一年下来最少也能挣两三万块,肯定不会轻易转手的。”

    见周沫脸上有些失望,杨老九又道:“这样,年底咱们先把水库里的鱼和山上养的牲畜卖掉几批。

    等别人都知道咱们手里有一笔钱了,咱们再放出消息,说咱们家想包山头,问问哪些人家有意转让?”

    周沫快速点头,笑着说道:“嗯嗯嗯,多出点转让费,不让人家吃亏,人家肯定愿意转让给我们的。

    这些山头在我们手上,种上我那里的种苗,肯定能赚大钱的。”

    杨老九摸了摸周沫的头,道:“赚钱的事情不用急。守好你的秘密才是最要紧的。

    咱们前脚刚包了水库包了荒山,养了这么多的鱼和牲畜,后脚又嚷着要包山头种果树的话,别人肯定会问咱们家本钱从哪儿来的。

    就是别人不问,你妈、你舅和你外婆也会问的。

    上次还能找个中了彩票的借口,这回又要找个什么样的说法,才能打消他们的怀疑?

    等到了年底,咱们卖鱼卖牲畜,动静弄大一点儿,再把挣来的钱拿去包山头,到那时,谁也不会再问了。”

    周沫沉默了一会儿,她的确太心急了。

    她光想着早一天包下山头,种下果树、药材和菌菇,就能早一天赚钱,根本就没想过,她一大笔一大笔地往外拿钱,会引来别人的怀疑和窥探。

    太不谨慎了。

    好在有外公在身旁时时提点,不然,她迟早有一天要露馅。

    想到这里,周沫朝杨老九投去感激的目光。

    杨老九微微一笑,道:“明白了?

    以后要更加小心才好。

    外公还要接着去水库中间喂鱼,你是要回家还是跟外公一起去?”

    “我和外公一起去。”

    马达声一响,杨老九开着小船直奔水库中央。

    祖孙二人喂完鱼,又去查看了一下养在浅水水域的珍珠蚌。

    商定好在中秋节的前两天给珍珠蚌做育珠手术之后,二人才回家吃午饭。

    ……

    同一时间,清江县,程家。

    程娇娇正与程爸和王春香一起吃饭。

    她的左手端着饭碗,右手夹着饭菜,嘴巴吃着饭,眼睛却一直看着自己的左手无名指。

    无名指上戴着的,正是她那个闪亮的大钻戒。

    程娇娇看着钻戒,时不时就傻笑两声。

    王春香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她鄙夷地说道:“不就是一个戒指吗?瞧把你乐成什么样了!”

    程娇娇立即看向王春香,反驳道:“它不是一个戒指!它是宝石戒指,是杨小满向我求婚的宝石戒指,我能不乐吗?”

    王春香嫌弃地说道:“就算它是杨小满送的,你也不用一直看着它笑得像个傻子一样吧?

    一看就知道是个假的,那上面的根本就不是钻石。

    这么大的钻石他杨小满买得起吗?

    哼!买不起就买个小点的嘛,咱家又不会说他什么,干嘛买个假货哄人啊?

    偏偏你还把它当个宝贝——”

    程爸在桌子底下拽了一下王春香,给她使了个眼色。

    王春香没说完的那些话就不甘不愿地咽回去了。

    但晚了。

    程娇娇已经生气了!

    要是换成从前,程娇娇肯定要跟王春香吵起来的。

    但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出嫁了,以后与父母在一起吃饭的机会只会越来越少,她便把气强忍了下来。

    她轻轻地把碗筷放下,对程爸和王春香说道:“你们慢慢吃,我吃饱了,先回房去了。”

    等程娇娇走了,程爸才对王春香说道:“你也是的,说这些干什么啊?”

    王春香道:“我说的是事实嘛,那钻石那么大,没个几百万,根本买不下来的。

    他杨小满一个乡下小子,能拿得出几百万来?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答案。”

    程爸叹了一口气,道:“钻石是真是假不重要,重要的是娇娇乐意。

    她要是不乐意,谁能骗得了她?

    她乐意了,就算小满拿野草编一个戒指求婚,她也照样满心欢喜。”

    王春香轻轻捶了一下桌面,道:“他杨小满凭什么拿一个假钻戒哄骗咱家女儿啊?

    还没结婚就开始骗她,她以后的日子能过好吗?

    不行,我得把她那个戒指拿去鉴定一下,让她知道知道真相,以后对杨小满有点儿防备心。”

    程爸皱着眉头说道:“我劝你最好别乱来。

    你和娇娇好不容易才和解了,要是因为这个事又把关系闹僵了,往后你们两个都会难受的。”

    王春香想了想,含糊地应下了程爸的话。

    ……

    第二天凌晨四点多,王春香悄悄溜进程娇娇的房间,趁程娇娇睡着的时候,把她手上的戒指轻轻地脱了下来。

    王春香把程娇娇的戒指拿一个手帕随手一包,塞进口袋里,直接打车去了常山市珠宝鉴定中心。

    王春香去得太早了,她到鉴定中心的时候,人家还没有开门。

    她只好在门口干等了一个多小时。

    鉴定中心一开门,她就钻了进去……

    半个小时后,王春香用手帕一层层地裹着那枚钻戒,又把它紧紧地攥在手心之中,哆哆嗦嗦地出了鉴定中心的大门。

    程娇娇正好怒气冲冲地从家中赶来,程爸小跑着跟在她身后。

    一见到王春香,程娇娇立即加速跑起来,并大声喊道:“妈,我钻戒呢?谁让你拿来鉴定的?小满要是知道了,肯定会生气的。”

    王春香见到程娇娇,半点心虚也没有,反倒松了一口气。

    她把手中的钻戒连同手帕一起塞到程娇娇手中,道:“你快拿去,快拿回家去藏起来。

    鉴定中心的人说这个钻戒上面的钻石是真的,至少价值一千五百万。

    你记住别戴啊!

    要是被人知道了它的价值,说不定会被人砍手抢走的。

    上次我班上一个学生的妈妈戴了一对金耳环,赶集的时候被人连耳朵一起扯了,扯得两只耳朵都裂开了,都是血……”

    程爸:……

    程娇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