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爸爸追妻我种田 > 第229章 你的墙角被挖了
    杨晓燕看看陈景山,又看看杨老九,再看看对陈景山无比热情的林春花,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好在陈景山放下礼物后只说了几句话,就跟着杨老九去水库喂鱼了。

    杨晓燕烦闷地拎起酒瓶子,去打高梁酒。

    一直盯着陈景山的何山看见杨晓燕从阶梯上下来,随手在一个垃圾堆翻了一个脏兮兮的酒瓶子拎在手上。

    跟上杨晓燕的脚步之后,他装作巧遇与杨晓燕打招呼。

    “晓燕妹子,你也去打酒啊?”

    杨晓燕点了点头,道:“嗯,晚上我爸要招待陈校长,家里没酒了。”

    何山试探性地说道:“这陈校长最近好像经常到你们家去啊,他是来谈小沫上学的事情吧?是不是小沫不去上学,影响到他的工作了?”

    杨晓燕微微叹了一口气,道:“如果只是这样那就好了——”

    杨晓燕把心里的话截住,因为何山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倾诉对象。

    首先她是个寡妇,而他是个成年男性。交流太多会引人误会。

    其次,她与他虽然时常见面,但还没熟到能随便倾诉心事的那个程度。

    杨晓燕挤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直接走了。

    何山并没有跟上去。

    他扔掉手中的脏酒瓶,掏出手机,给张启年打了个电话。

    “喂,老板,你赶紧回来吧,你再不回来,你的墙角就要被挖了。

    陈景山那个假正经又去杨家了,杨老爷子对他很客气,要留他吃饭,还让老板娘亲自去给他打酒喝呢!”

    远在魔都的张启年五指用力一握,差点把手机都捏变形了……

    ……

    杨晓燕打好了酒刚一回到家,就被林春花拉到厨房去讲话了。

    林春花一边择菜一边对杨晓燕说道:“前阵子媒婆带来相亲的那些人,真是什么样的货色都有,看得我眼睛都疼了。

    现在好了,优秀的陈校长来了。

    他这条件,打着灯笼也找不到。

    难得他能看上你,你可得好好把握啊。”

    杨晓燕故意装出一副听不懂的样子,眨着眼睛望着林春花,道:“把握什么?”

    林春花伸出手指戳了一下杨晓燕的额头,道:“你装什么傻呀!”

    杨晓燕低下头,耷拉着双肩,什么话也不说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抬起头来,抽泣着对林春花说道:“妈,我想庆军了……”

    “妈,我忘不了他。”

    “妈,您能不能跟我爸说一下,不要逼我相亲,不要逼我嫁人,我真的接受不了别的男人。”

    林春花看着女儿两眼泪汪汪的样子,择菜的手停顿了下来,整个人都像被按了暂停键。

    几分钟之后,林春花才发出声音,像是质问、又像是叹息地说了一句话。

    “也不知道那个周庆军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他都死了快一年了,你怎么还一想起他就哭啊?”

    “你爸想让你相亲,还不是不愿意看你孤独终老?

    你才二十八岁,至少还能活个四五十年呢,没个人陪着,日子怎么过得下去?

    我和你爸老了,我们陪不了你几年的。

    小沫也会长大,她有自己的人生要过,她会离开你的身边去上大学、谈恋爱、结婚生子……

    到时候你就是真正的孤家寡人了。

    你要是病了疼了,谁来照顾你?

    陈校长的条件是真的很好,而且我和你爸都看得出来,他是真心喜欢你的。

    有了这份喜欢,你嫁给他以后,他多少会更迁就你一些,你的日子也能过得更顺畅一些。”

    杨晓燕知道杨老九和林春花是为她好,但她真的不需要。

    “我一个人也能过得很好。

    以后老了还有小沫呢。

    小沫要是嫌弃我,我就去住养老院。”

    见杨晓燕一副铁了心的样子,林春花也不想再劝了。

    她想开了。

    强扭的瓜不甜。

    女儿心里一直惦记着那个死鬼,就算被强压着嫁了别人,也不会安分地与别人过日子的。

    与其将来闹腾不休,不如就让她这么单着。

    “你要是实在不愿意,回头我再跟你爸好好说说。

    你老了想住养老院就住养老院吧。听说现在的养老院里照顾得也不错……

    快把眼泪擦干净,帮我一起做饭。

    陈校长既然来了,咱们答不答应求亲另说,总得弄桌好酒好菜,好好招待一下他的。”

    母女两个开始准备晚餐。

    工作室里,周沫放下手中的工具叹了一口气。

    然后她走出工作室,回到卧室里打开电脑,开始在网上搜索起“养老院虐待老人”的新闻,并将搜来的那些视频剪辑成了一个特辑。

    她妈不是说老了不需要老伴,可以直接去住养老院吗?

    不知道她妈看了这个特辑之后,还敢不敢去住养老院。

    她外婆不是觉得她妈老了以后还可以去养老院,所以对她妈妥协了吗?

    看了这个特辑之后,她外婆还能对养老院放得下心才怪!

    虽然这么吓长辈有些不好,但她妈这个症状,不下猛药的话,只会一直缩在过去那个壳子里不愿意走出来。

    吓一吓,赶一赶,没准她就能走出来迎接新的生活了。

    周沫一边剪视频,一边感慨道:“别人家都是老妈为孩子操心,到我这儿就全反过来了,变成我为我妈操碎了心……”

    ……

    后山大水库,杨老九和陈景山喂好了鱼,开着船上了岸。

    两人直接坐在岸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开始谈起了杨晓燕。

    杨老九说道:“晓燕那丫头是个死心眼,你喜欢上她,大概会很累的。”

    陈景山笑了笑,道:“没办法,我已经喜欢上了,眼里也看不见别的人了。”

    杨老九听到他这么说,心里十分欣慰,隐隐的又有些愧疚。

    自家闺女心里装着另一个人,这对陈景山来说其实挺不公平的。

    但陈景山不介意,还一个劲地劝他不要把闺女逼得太紧。

    “今晚您先别说我向你提亲的事情,我想多给她一些时间,让她慢慢地适应我的存在、了解我之后,再慢慢接受我。

    以后,我会经常上门拜访,多有打扰,还请见谅。”

    杨老九笑着说道:“什么打扰不打扰的,你能这么为晓燕着想,我高兴还不来及呢。

    对了,晓燕之前一直在考驾照,我早上跟驾校那边打好招呼了,让他们那边安排晓燕练车。

    这个星期六你有空吗?

    如果有空的话,你可以陪她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