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玄幻小说 > 天启预报 > 第二百一十章 畜生!你摸到了甚?
    而随着死者烟消云散,槐诗却听见一阵清脆的声音,一个铜板从原本尸体所在的地方落在了地上。

    当他低头捡起来的时候,发现是一个瀛洲古代样式的小判。

    沉甸甸的,面值为一两。

    不知道有什么用,姑且收起来。

    槐诗扛着枪就向着楼下冲。

    时间宝贵,他直接撞开门想要走楼梯,结果迎面就遇到了两张错愕的面孔。还有一个跟在后面的人低着头向上冲还在喊

    “绝对是这里没错,我记的清清楚……我操!”

    三个人。

    根本没有多说废话,槐诗抬起枪口,扣动扳机,冲在最前面的人倒飞而出,旁边的那个人也被飞迸的灼红钢珠泼成了血葫芦。

    可子弹竟然嵌在他的皮肤上,没有伤及内脏。

    是个防御专场,起码三阶。

    那个人竟然也是一条硬汉,吃了槐诗半枪之后,竟然一声不哼,直接张开双臂向着槐诗扑了过来,脚下台阶都被踩碎了,速度奇快。

    那一把枪绝对是开箱子出来的产物,威力奇大,就连自己都没有防御住,绝对不能给槐诗再扣动第二次扳机的机会!

    然后,就看到槐诗随手将霰弹枪抛起至空中,竟然向着他扑了过来。

    一个跳劈!

    斧光闪现!

    沉重的斧刃直接楔入了对手的脑门之中,愤怒迸发,撼动源质,瞬间的错愕之中,槐诗起手就是一个四四拍。

    动次打次。

    瞬间擦身而过之后,贯入了他胸膛的祭祀刀才喷出了炽热的血雾,当场了账!

    这么多装备!

    这个王八蛋……究竟开了多少箱子?

    在震惊之中,那个人都无法接受自己所看到的现实,仰天倒下,留下了绝望的质问“为什么这里也有氪金玩家?”

    而槐诗,已经踩着他的尸体,凌空跃起,反手接过了空中落下的霰弹枪,对准最后一张扬起的面孔。

    扳机扣动。

    落地的瞬间,三枚飞舞在空中的金小判被他信手抄起,塞进口袋,奔跑在继续。

    他的双手不停,将杠杆式的霰弹枪随手掰开,甩出了炽热的弹壳之后,塞进两枚子弹进去,枪身合拢,而他的脚已经踹开了一扇房门,看向后面的房间。

    搜索开始。

    而直播间,已经陷入了短暂的寂静。就连观众都被那干脆凌厉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的作战方法给吓到了……

    一个瞬间,三个参赛者砍瓜切菜一样地被爆了。

    谛听原本戏谑的笑容抽搐了一下,趁着镜头的转换,他低头猛翻起了参赛资料,他真想知道是哪个边境里跑出了一条这么能打的牲口来……

    当他看到提词器显示的资料,看到果园健身房那一条培训记录时,眼角便狂抽起来妈耶,老子才半年没回现境,诸红尘那小鬼是怎么就培养出这么一条凶残的家伙出来的?

    等等,天文会?

    这小老弟的背景有点复杂啊……导演,再加两个镜头过来,让剪辑打起精神来,接下来两条剪得好恐怕就要发奖金了!

    随着他暗中的运作,好几个原本全场交叉闪现的镜头统统固定到了槐诗的身上。

    他倒要看看,这一次究竟是鹿死谁手。

    没有、没有、没有、没有……

    三分钟过去了,槐诗已经搜索了两层楼,依旧没有发现暗金色宝箱的存在,内心越发焦急,他能够听到,楼下的脚步声越来越多了。

    可就在狂奔之中,他的脚步一顿,猛然回头,看向右手方……

    电梯

    就在电梯门的缝隙之后,有璀璨的光芒一闪而逝。

    在那里!

    可楼层表之上,数字却在飞快地变化,电梯在下降!

    槐诗一愣,恼怒自己竟然漏掉了电梯的同时,斧子和祭祀刀甩出,强行将电梯的门撬开,顺着迅速下降的钢铁线缆向下看去,只看到在黑暗中迅速下沉的电梯厢。

    “啧!”

    槐诗摇头,随手扯过了一条钢缆,向着下方跃出。

    风驰电掣的追赶开始!

    那一瞬间,电梯却既然而至。

    被人按停了。

    电梯里,窃喜地升华者看着面前那一轮虚幻的金色光芒,随着电梯的下降,光芒渐渐凝实,每下降一层,宝箱的轮廓就越发地清晰。

    可他来不及得意,就感觉到电梯猛然一顿,下意识地回头看向右侧,却发现右侧的门紧闭着,左侧却听见了开启的声音。

    糟了,这电梯是双开门……

    来不及回头,他的脑袋就被突入者一拳打碎,突入者狂喜地伸手,抚摸着面前越发凝实地包厢,惊喜地回头向着同伴呼喊

    “我摸到了!”

    轰!

    电梯一震,顶穹被斧刃撕裂,燃烧的山鬼倒持着祭祀刀,从天而降,“畜生,你摸到了甚!”

    祭祀刀的刀锋自头顶贯入,了账!

    槐诗抬手,扣动扳机,将电梯外端着冲锋枪的参赛者报销掉,尸体倒飞而出,可他手中的90样式的微型冲锋枪还有金小判却随着槐诗伸手,被一根绳子缠住,拉扯,落入了槐诗的手中。

    电梯门合拢。

    下降开始。

    瞬息间的交手,看似简单,可槐诗已经拼尽了全力,抵达了往日不曾抵达的极速,在对方还没有来得及出手的瞬间,便暴力输出,解决了对手。

    否则一旦陷入了纠缠的话,就不知道鹿死谁手。

    就在他身旁,随着电梯的下降,宝箱,再度凝实了一一分。

    电梯还在下降。

    不知道有多少脚步声已经向着电梯的方向冲过来了。

    槐诗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电梯猛然一顿,再度开启,这一次,腥风从两侧呼啸而来,两边的升华者竟然不约而同地发起了袭击。

    然后,撞在了黑洞洞的枪口之上。

    随着两把武器喷出炽热的火光,一个人影倒飞而出上,被霰弹枪打成肉泥,但左边的门外,一道虚幻的影子飞扑而入,速度奇快,冲锋枪的扫射没有霰弹枪的弹雨覆盖面广,竟然给他躲过了。

    紧接着,身体骤然虚化,半透明的身体穿过了炽热的冲锋枪,直直地扑向了槐诗的身体之中。

    电梯轰鸣巨响。

    在槐诗的践踏之下。

    不假思索,槐诗向着他横跨出一步,手臂扬起,手肘如铁杵到处,鼓手的劲力迸发,雷鸣炸响。这不是刻意的招式,也不是蓄意的连击,只不过是在本能的推动之下,一记自然而然的却又纯属无比的‘里门顶肘’!

    啪!

    好似一个水泡破裂了那样。

    在贯穿虚实的鼓手劲力爆发之下,虚化的升华者当场爆炸,血浆飞迸,将半截电梯都染红了。

    可槐诗的动作却不停,随着左臂手肘的顶出,握紧冲锋枪左手对准了头顶电梯破裂的顶穹,扣动扳机。

    破空的呼啸中,那个学着槐诗直接从楼上跃下的升华者却没有应声变成金小判,而是手臂之上骤然展开了一扇罗马式的方盾,挡住了子弹,整个人合身撞入了电梯之中,令整个电梯再度一震,脚下的地板发出哀鸣。

    不等他落地,槐诗故技重施,甩掉了手中的冲锋枪,斧刃浮现,兜头便斩!

    崩!

    斧刃被罗马方盾挡住,紧接着,锋锐的方盾边缘如重剑向着槐诗斩了过来。

    槐诗撤身躲闪,那人却扬手甩出了藏在盾后面的一支短棍,圣痕展开,电光自短棍上迸发,直捅槐诗的面孔。

    猛然间,伸出的手臂被槐诗霰弹枪的枪管猛然支起,炽热的枪管砸在皮肤上,嗤嗤作响。

    一击不中。

    而槐诗的斧刃则在半空之中化作了祭祀刀,向着他伸出的手臂斩落。

    敌人连忙撒手。

    瞬间的交错,砍掉了他三根手指。

    但大盾却再度抬起,挡住了槐诗顺势劈过来的刀锋。

    “?!??……”

    盾后的升华者眼见不好,立刻用拉丁文扬声喊道“箱子留下,我们七星集团交你这个朋友!”

    “呵呵!”槐诗嗤笑,自猛攻之中用瀛洲语反唇相讥“你这个朋友,我们鹿鸣馆不想交!”

    可对手却并不等槐诗的回应,只是为了找到重整旗鼓的空隙,在瞬间的停滞中,他竟然将身子藏在方盾之后,猛然向着槐诗顶过来。

    电光迸发。

    在狭窄的电梯之中,风雷之声隐现,真要被撞中了,恐怕和被卡车撞中没有什么区别。

    自间不容发的关头,槐诗转身踏步,擦着大盾的边缘躲过。

    就在转身的瞬间,杠杆式霰弹枪猛然掰开,甩出了两枚炽热的弹壳,留下一道硝烟的痕迹,两颗新的子弹便已经填入了枪身之中。

    咔擦一声。

    枪身合拢。

    随着盾牌砸在电梯的渐渐合拢的门上,巨响迸发,那一扇门在盾牌的冲击之下竟然好像遭遇了炸弹一样,向外飞出。

    整个电梯剧烈地摇晃了起来。

    可紧接着,那个人便感觉到灼红的枪管顶在自己的后脑勺上。

    轰!

    金小判落地。

    可破碎的电梯门外,激烈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为崔理事报仇!”

    两张愤怒的面孔自拐角之后浮现,径直扑向了槐诗。

    槐诗扬手,接住了落下的90,对准头顶,扣动扳机。子弹扫射在头顶的电梯井中,尖锐的声音不断迸发,转瞬间,传来一声钢缆断裂的沉闷声音。

    电梯坠落,向下。

    拜拜了您呐!

    从一开始的突袭,再到接下来的凌厉应对,近乎凶悍的战斗风格不只是惊掉了观众的一地眼球,就连特等席的位置里,也有不少观赏者啧啧感叹,赞叹鼓掌。

    只有七星集团的代表脸色铁青,坐在角落里,瞥了鹿鸣馆的老头儿一眼,却没有说什么。

    这个仇先记下了。

    而鹿鸣馆的老公卿在七星集团的瞪视之下,也感觉到一阵如芒在背,更多的却是一脸懵逼和悲愤。

    不对啊!

    我没有我不是啊!

    这个人不是我们的……

    “哈哈,那个小子,果然有一手嘛!”

    大表哥轻声笑了起来,“只不过,接下来可没那么好搞咯……雪涯那丫头片子,有的时候就连我都会很头疼啊。”

    屏幕上,局势突变!

    风月说

    两更完毕,好哥哥们的月票可以给我了ua?